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201章 九秒鐘的未來

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1201章 九秒鐘的未來

我有一座恐怖屋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陳歌腦海中的孩子和陳歌一起伸開雙臂,此時操控陳歌身體的人是他,這也是他最后一次使用這具身體。
    “以后你來替我活下去”這種話,算是那孩子最溫柔的訣別。
    一次次死亡產生的怨念和血衣院長最惡毒的詛咒,全部被那個孩子吸走。
    隨著他的身影逐漸變淡,那一滴滴象征著陳歌過去的黑血,顏色慢慢恢復正常,成為了陳歌這副身體新的力量源泉。
    腦海中的孩子正在消失,他似乎感覺到了陳歌在掙扎,此時他的臉上帶著平靜的笑容。
    “很多人等你,不要讓他們等的太久了。”孩子在消失的最后時刻,小心翼翼從懷中拿出了一顆溫熱的心:“這顆心的主人叫做許音,他為了讓你順利離開醫院,舍棄了自己的全部,只留下了這顆心。我不明白鬼為何會如此信任一個人,也許這正是你比我更適合存在的原因吧。”
    孩子的虛影將許音的心放在陳歌腦海之中,然后他緩緩轉身,陳歌的身體也一起轉動。
    他看著身邊的紅衣,目光最后凝固在了被血絲包裹的父母身上。
    嘴唇張開,他的聲音越來越小,沒有人知道他最后說了什么,腦海中的他隨著最惡毒的詛咒和最痛苦的過去一起煙消云散了。
    一切仿佛從未存在過,至今銘記他的,除了陳歌自己外,就只有已經瘋魔的院長。
    陳歌重新恢復了對身體的掌控,他現在和這具軀體百分百的契合。
    或許腦海中那孩子也知道,只有當他消失以后,陳歌才會迎來新生。
    擦去臉頰上的淚痕,這淚水并不是陳歌流下的。
    “不管是善,還是惡,都是我,為什么要分的那么清楚?”陳歌剛才一直在挽留腦海中的孩子,但對方似乎早已有了決定,他躲藏在玻璃罐中那么久,似乎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天的到來。
    “所有災厄的源頭就是院長,我還是第一次如此想要毀掉一個人。”陳歌并沒有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什么太大的變化,只是那幾種天賦能力得到了恐怖的提升,他體內除了磅礴的生機外,還有濃濃的死意,不過這兩者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平衡,確保他可以存活。
    門后世界和現實世界時間流速不同,院長不知道耗費了多少年才制作出的底牌,被陳歌腦海中的孩子毀掉。
    血衣院長自出現以后,臉上第一次露出了憤怒和不安。
    他還不知道那個代表著陳歌善念的孩子已經消散,他只是不斷念出各種惡毒的詛咒。
    陳歌表情沒有出現任何變化,他經歷了太多,根本不用多思考就做出了最有利于自己的判斷。
    沒有繼續向前,也沒有出手,甚至他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就是安靜的站在原地。
    他明明什么都沒有做,但是卻帶給了院長一種壓迫感,讓院長不得不分心。
    “院長身上的傷應該有一部分就是善念留下的,我現在已經差不多明白了。”
    “院長知道過去的我無法殺死,所以就誘導出了我意識,欺騙我和血城融合,但他沒想到為了不被黑霧當中的負面情緒干擾,承受整座血城中的絕望,過去的我剝離出了意識中所有的惡念,只留下善念來對抗血城。”
    “惡念回到了門外,過上了正常的生活,善念在門內與血城融合。”
    “院長偷走了我的身體,想方設法來控制血城,善念也發現了院長另有所圖,可他可能因為種種原因,已經無法離開血城了。”
    “至于軀體當中隱藏的這一絲善意,可能是過去的我為自己留下的后手,也可能是因為那具身體當中誕生了新的善意。”
    陳歌將腦海中的線索串聯在一起,他猜測著過去發生的事情。
    血衣院長并不知道陳歌在干什么,他對陳歌的善念有種先天的畏懼,他知道那個孩子永遠都無法殺死。
    在他看來,陳歌的善念要遠比兇神的威脅更大。
    趁著院長分心,張雅和高醫生再度聯手進攻。
    “黑發和鎖鏈本質上更加偏向于控制、束縛、封鎖,你們雖然是兇神,但你們的核心天賦還沒辦法對我產生致命傷。”血衣院長躲藏在尸體形成的怪物當中,他只要站立在血海之上,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殘肢和尸體補充。
    張雅的黑發限制住了血衣院長的行動,讓他無法傷害陳歌的父母,除了黑發之外,她又不斷使用數種天賦對院長發起進攻。
    相比較張雅的暴虐和兇殘,高醫生則宛如風暴來臨前的汪洋,他只是不斷用鎖鏈穿透院長的身體,除此之外再沒有暴露自己的任何能力。
    “想要殺死院長,就必須把他和尸山血海隔開。”陳歌想到了問題的關鍵,他掃了高醫生一眼,發現了高醫生在戰斗中,不斷用鎖鏈刺入院長身體和地面。
    雙瞳逐漸縮小,陳歌意識到高醫生準備要做什么了。
    三位兇神的廝殺已經到了最激烈的地步,此時詛咒醫院內部已經被黑霧籠罩,源源不斷的漆黑霧氣從醫院底層滲出。
    這些蘊含著痛苦和絕望的黑霧全部涌進了尸山血海,和那無數殘肢融合在了一起,血衣院長散發出的氣息愈發恐怖,他勉強維持著最后一點理智,想要將陳歌的父母吞入腹中,可是張雅卻拼命阻攔。
    “遲早,我要把你們兩個也一起吞下去!”黑霧中沉積著大量絕望和痛苦,那種純粹的惡意連紅衣都不愿意吸收,但是血衣院長卻瘋狂鯨吞。
    他的血肉之上開出了和人頭一樣的黑色花朵,帶著人類最深惡意的詛咒形成了一道道純黑色的血管。
    院長不再坐以待斃,他無視了已經身受重傷的張雅,全力對高醫生發起進攻。
    一條條鎖鏈被打到崩斷,高醫生身上的傷越來越重,可他依舊沒有使用什么天賦能力,只是不斷將鎖鏈砸入地面和院長的身體。
    能成為兇神的厲鬼,個個都身經百戰,院長也意識到了不對勁,他更加瘋狂的對高醫生出手。
    人頭花開,血雨紛飛,夾雜著惡毒詛咒的攻擊不斷落在高醫生的身上。
    遠處的陳歌知道必須要幫助高醫生了,或許高醫生還有其他底牌,但陳歌不敢去賭:“張雅!拖住那條老狗!爭取時間!”
    幾乎喪失了理智的張雅在聽到了陳歌的聲音后,尤其是聽到陳歌念出她的名字以后,眼中閃過一絲清明,她腳下的血潮涌入身體,遮蔽天空的黑發瞬間淹沒了血衣院長。
    “你總是能猜到我在想什么,當初讓你進入怪談協會,真是我生前最大的一場豪賭。”高醫生看了一眼陳歌,他從血肉當中抽出了一條條鎖鏈!
    那些鎖鏈不僅鎖住了他的身體,還深入他的五臟六腑。
    高醫生從自己身體里抽取出鎖鏈的這一幕,旁人光是看著就感到頭皮發麻。
    浸透了兇神之血的鎖鏈從高醫生身體里抽出,他不再偽裝,直接將最后幾條染血的鎖鏈砸入地面。
    在最后一條鎖鏈貫穿尸山血海的時候,所有鎖鏈全部繃緊!
    隨著高醫生的手向上抓取,血衣院長變成的怪物發出一聲慘叫,他龐大身體連同腳下的血肉一起被挖出。
    血衣院長和腳下的尸山血海分離了!
    “高銘!”
    歇斯底里的聲音從院長嘴里發出,離開了尸山血海,院長恐怖的恢復能力就再也無法使用。
    “院長,你就是太固執,太過相信自己,所以幾年前我才有機會逃走。”高醫生走在血紅色的鎖鏈之上,他眼中的瘋狂再也壓制不住:“這次也是同樣的原因,我渾身纏滿了封印的鎖鏈,可誰告訴你我的能力就和鎖鏈有關?”
    高醫生撕去身上的血衣,他將自己心口的最后一條鎖鏈拔出,失去了全部束縛,他的氣息暴增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我從未輸過,因為無論何時,都沒有人能夠看透我的心。”
    卸掉了所有鎖鏈,高醫生的理智被徹底吞沒,一道道強悍恐怖的紅色虛影在他背后掙扎。
    傾聽著哀嚎和慘叫,高醫生雙眼完全變為血色,他對準鎖鏈的中心,一拳砸下!
    “血獄!”
    鎖鏈收緊,如同一條條血龍切割著怪物的身體,它們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角落,直到最后死死勒住了躲藏在怪物體內的院長。
    “你找了我十年,現在我就在你面前。”
    無數黑色紋路在高醫生手臂上出現,那紋路既不是詛咒,也不是紅衣的血絲,它燒灼著高醫生的皮膚,以兇神的血肉為養料,散發著令人膽寒的絕望氣息。
    踩在鎖鏈之上,高醫生沒有半句廢話,蘊藏了他十年絕望的手臂直接貫穿了院長的脖頸!
    兇殘至極!
    他似乎知道院長不會那么容易死掉,懷揣著死意,喪失了理智的高醫生對著院長瘋狂進攻,每一拳都會打穿院長的身體。
    徹骨的恨意,血海深仇,背負的所有痛苦在這一刻全部傾瀉了出來!
    整棟詛咒醫院都在搖晃,大地和天空早已分不清楚,四周滿是血雨和詛咒。
    “高醫生身后每一道紅色虛影就是一位紅衣,這家伙到底在血城里吞吃了多少紅衣?”
    看到高醫生這個樣子,陳歌瞇起了眼睛。
    在荔灣鎮和影子交手的時候,高醫生就一直被鎖鏈束縛,直到影子被分食,他都沒有將鎖鏈取下。
    “無論是在地下尸庫,還是在荔灣鎮,高醫生都有充足的把握,他真是個恐怖的對手。”陳歌一開始也以為高醫生的能力是鎖鏈和封印,沒想到這些鎖鏈存在的意義僅僅只是高醫生為了不讓自己失控而已。
    陳歌也再次理解了高醫生在地下尸庫里說的那句話,當初高醫生是有機會贏得,但是他做出了另外一個選擇。
    “不愧是怪談協會的前任會長,他身上還有很多值得我學習的地方。”
    院長的本體被找到,正在忍受高醫生的虐殺,陳歌懸著的心慢慢放下。
    可就在他剛準備松一口氣的時候,他忽然發現院長的身體雖然千瘡百孔,但是醫院周圍的詛咒和黑霧卻絲毫沒有要消散的跡象,反而越來越濃烈。
    心中出現不祥的預感,陳歌正要開口提醒,他眼前突然閃過半顆支離破碎的頭顱!
    “時過?”陳歌通過那顆頭顱僅剩的半張臉,勉強認出了他。這個厲鬼雖然不是紅衣,但是他卻有一個極為特殊的能力——回到九秒之前。
    “老板!快讓所有人遠離那個怪物!五號!五號要爆開了!”嘴巴裂開,時過用盡最后的力氣喊出了這句話。
    “五號?爆開?”陳歌順著時過的目光看去,掃到了遠處那位背負醫院的兇神,他大腦在零點幾秒內做出反應:“所有人馬上回來!遠離醫院的兇神!”
    陳歌清楚時過的能力,他在看到時過凄慘的樣子時,第一時間做出了決定!
    他信任厲鬼,那些厲鬼也對他的話無條件信任。
    沒有過問任何緣由,所有紅衣迅速后撤,幾乎就在同一時間,被高醫生快要砸爛的院長身體猛地開始膨脹,一段晦澀低沉的話語從院長嘴里傳出:“五號,你是我的親生骨肉,也是醫院里的第一位病人,現在到了你報恩的時候了!”
    院長的每一個字都蘊含著詛咒的力量,他說完之后,那位背負醫院的兇神動作逐漸變得遲緩。
    “院長?”身體無限脹大,那位兇神被黑霧和無數殘肢包裹的下半身裸.露了出來,三具穿著病號服的殘尸緊緊咬著他的肚子,病人的身體已經和兇神的皮膚融合,只露出了它們病號服上的數字——六、七、八。
    這個背負醫院怪物似乎就是詛咒醫院的五號病人,同時他也是院長的血親。
    隨著院長觸發了詛咒,那三具殘尸松開了嘴巴,臉上帶著詭異的微笑,嘴里不斷重復著一句話。
    “一起死吧!”
    相互連接的皮膚開始龜裂,三具殘尸同時咬住了兇神的心。
    無數詛咒注入,五號這個被拼合成的兇神,帶著滔天的仇恨解體了!
    那瞬間產生的恐怖能量直接碾碎了頭頂的詛咒監牢!
    醫院從中裂開,血城靠近醫院的建筑也被夷為平地。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如果沒有時過提前九秒的提醒,陳歌這邊靠近五號的所有員工都會被瞬間滅殺,距離五號比較近的畫家和張雅也會被重創。
    九秒的緩沖,讓絕大多數紅衣幸免于難,可他們也僅僅只是沒有魂飛魄散而已。
    除了紅色高跟鞋外,包括頂級紅衣在內,所有厲鬼全部被五號最后的詛咒重傷,如果不及時將其祛除,魂飛魄散只是時間問題。
    兇神的解體瞬間逆轉了局勢,畫家和張雅都受到了影響,唯有高醫生在爆炸發生的瞬間,拖拽鎖鏈將院長擋在了自己身前。
    這是當時的最優解,而院長也料到高醫生會如此去做,他在觸發詛咒之前就不斷積蓄力量。
    等五號死亡那股能量涌來時,他全力爆發,掙脫了鎖鏈。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