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92章 這次我來做你的影子(300萬字加更)

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1192章 這次我來做你的影子(300萬字加更)

我有一座恐怖屋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咒女的目光從陳歌臉上移開,掃了一眼他的手背。
    剛才一人一鬼靠近的時候,陳歌手背上那個一直無法愈合的傷口又開始滲血,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我手背上的傷口是你留下的嗎?”陳歌抬起手臂,咒女卻只是點了下頭。
    十幾分鐘后,第三病棟恢復正常,所有黑色絲線全部消失不見。
    老周和唐駿從地上爬起,確定大家都沒有事后,門楠也從昏迷中醒來。
    “我們錯估了咒女的實力,她應該是這座城里最強的鬼。”門楠輕輕吸了一口涼氣:“輸給她,不丟人,不過請她幫忙這件事恐怕要從長計議。”
    “這座城里最恐怖的三位厲鬼我們已經全部見過,剩下的那些厲鬼就由平安公寓的房客來搞定,陳歌你就老老實實呆在鬼屋里面,不要再跟我們扯上任何關系。”左寒頭腦清醒,思路清晰:“等我們做好全部準備之后,再去鬼屋找你。”
    左寒說完后發現陳歌一直沒有開口應答,他輕輕拍了拍陳歌的肩膀:“咒女說的那些你不要放在心上,人沒有了心,那還是一個完整的人嗎?”
    “其實她說的也有道理。”
    “不要胡思亂想,你是我們所有人逃離的關鍵……”左寒還沒說完,他就看到陳歌通紅的眼睛。
    老實說,所有人當中,左寒是最能理解陳歌的人。
    他也曾想過和獨眼交易生命,只有被逼到那個地步,才能明白那種感受。
    左寒知道作為所有亂局焦點的陳歌,承受的絕望和痛苦一定是自己的數十倍,他想要安慰陳歌,但所有的話語在真正的絕望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
    “我們會找回記憶的。”左寒沒有打擾沉思的陳歌,他們幾人一起離開了第三病棟。
    商量好新的聯系方式后,陳歌才和平安公寓的房客分開,他饒了一大圈回到樂園鬼屋。
    他躺在員工休息室的床鋪上,以前只覺得這世界的初陽照在身上很溫暖,現在他卻有些懼怕太陽升起。
    明天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但他知道明天一定比現在更加的糟糕。
    厄運一步步逼近,陳歌躺在床上,一晚上都沒有睡著。
    第二天早上八點,陳歌習慣性的起床開始打掃衛生,就算鬼屋一直沒有營業,他還是會每天去查看場景和道具。
    八點十分,張雅出現在鬼屋門口,她面容疲憊,短短幾天似乎瘦了很多。
    昨晚她又做了噩夢,凌晨兩點多鐘她被嚇醒,一閉眼,腦海里就會浮現出夢中的慘象。
    父親病情在加重,母親獨自照顧,張雅不想再給他們增加壓力,她沒敢告訴自己的父母,而是把陳歌當做了傾訴的對象。
    “凌晨三點多我怎么都睡不著,起床想要喝口水,路過窗戶旁邊的時候,我發現樓下有一個人,他盯著我的窗戶一直在笑。”張雅靠在陳歌身邊:“噩夢中的場景正在慢慢變為現實,我現在已經有點無法區分它們了。”
    聽到這里,陳歌知道醫院已經開始對張雅下手了。
    這是醫院一貫的風格,先將正常人逼瘋,然后再對其進行干預和“治療”。
    陳歌現在非常擔心張雅崩潰,然后被送進新海中心醫院,一旦進入那所醫院再想要出來可就太難了。
    某一瞬間他甚至產生了要帶張雅逃離的想法,可逃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這是一座沒有希望的城,所有記憶和美好都是虛構的,就算想要逃離都找不到方向。
    看著憔悴的張雅,陳歌的手指慢慢握緊:“你去屋里睡一會吧,這里有我。”
    想要說的話沒辦法說出口,殘酷的真相擠壓在心底,在美好逐漸碎裂的生活當中,陳歌小心翼翼呵護著張雅,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打開員工休息室的門,陳歌看著睡著的張雅,將她的樣子牢牢記在心中。
    “總感覺我虧欠了她很多。”
    趴在床邊,陳歌寸步不離,因為他知道這可能是最后的時間了。
    快到中午的時候,樂園管理層和幾個保安進入鬼屋,他們連招呼都沒打,就擅自闖了進來。
    等陳歌趕到的時候,樂園管理層拿出了他們單方面決定的整改方案。
    鬼屋里最受歡迎的午夜逃殺場景限期三天內拆除,他們認為這個場景嚇暈過游客,造成了很惡劣的影響,必須要拆掉。
    幾個外行在場景中走動,對著陳歌精心設計的道具機關評論,凡是他們看不順眼的必須要拆除。
    沒有叫醒張雅,陳歌拿著紙和筆跟在幾位管理者身后,認真記錄下了所有需要改動的地方。
    這不是他的鬼屋,這是張雅的鬼屋,他想要拼盡全力保住鬼屋,讓這里可以重新開業。
    只要能夠開業,他們就有機會度過難關,這已經是很卑微的請求了。
    足足七十多個需要修改的地方,還有一個場景要被拆除,這一切他們只給了陳歌三天的時間。
    等樂園管理層離開,陳歌擰著那張紙的手因為太過用力,已經擰皺了白紙。
    “能開業就好,生活就有奔頭。”
    等張雅睡醒后,陳歌拿著那張紙找到了她。
    看到紙上的內容,張雅也很難受,陳歌則在旁邊不斷的開導著她。
    下午兩人開始修改鬼屋,封停了午夜逃殺,拆除了大部分嚇人的道具。
    一直忙碌到晚上六點,兩人本來準備一起去吃飯,但是張雅卻突然收到了她家人打來的電話。
    張雅的父親轉移到了另外一個病房,她的母親要一直陪護。
    接到電話后,張雅立刻趕往新海中心醫院,陳歌則把她送到了醫院門口。
    兩人分別的時候,陳歌抓住了張雅的手,對她說晚上如果害怕的話就去鬼屋找他,盡量不要一個人呆在家里。
    看著張雅進入新海中心醫院深處,陳歌的心慢慢揪了起來,他很怕這是兩人最后一次見面。
    回到鬼屋,陳歌一直冷靜不下來。
    他不斷在長廊內走動,到了晚上九點多鐘,他想要像平時那樣通過工作來麻痹自己。
    可是當他拿著整改意見進入鬼屋場景里時,整個人都變得茫然了。
    他所有的天賦和能力都是為了游客們更加喜歡鬼屋,帶給大家更好的體驗,他還從來沒有干過主動破壞鬼屋設施的工作。
    握緊工具錘,陳歌看著自己親手打造出的鬼屋場景,默默進入其中。
    一個晚上的時間,陳歌毀掉了午夜逃殺場景,整改完了所有驚嚇點。
    陽光透過窗戶照進陰暗的鬼屋,陳歌卻感覺不到一絲溫暖,那光亮中仿佛藏著刺骨的寒意。
    “天亮了。”
    坐在鬼屋門口,一整晚都沒合眼的陳歌也不覺得困,他摸著白貓的腦袋,一人一貓靜靜看著遠方,等待著張雅的到來。
    早上十點半,樂園開始營業很久以后,張雅才趕到鬼屋。
    看見張雅出現,陳歌松了一口氣,他真擔心昨夜就是永別。
    “張雅,你好好休息下,鬼屋這邊交給我就可以了。”一晚上沒睡的陳歌希望張雅能夠好好休息一會,他站在張雅身邊,眼中情緒復雜。
    兩人進入場景內部,張雅很驚訝的發現陳歌已經按照樂園管理層的要求整改完畢:“你昨晚一直沒有睡覺嗎?”
    張雅想起了陳歌剛才說的話,她有些心疼。
    中午十二點,陳歌找來了樂園管理人員,讓對方檢查過鬼屋之后,他和張雅本以為可以正常開業,沒想到對方卻只是留下了一句等待通知。
    未來的路看不見希望,但是陳歌和張雅都沒有放棄。
    下午張雅去了醫院,陳歌獨自呆在鬼屋里,他看著已經修改的面目全非的場景,抿了抿干裂的嘴唇。
    晚上十一點多,鬼屋防護欄被人敲動,正在場景里呆著的陳歌急匆匆跑了出來。
    他看見張雅靠在防護欄上,臉色蒼白如紙,走路都有些不穩。
    “怎么回事?”陳歌趕緊將張雅攙扶進了屋內。
    “晚上八點多,我離開醫院回到家以后,總感覺心煩意亂,噩夢中那些恐怖的記憶仿佛要鉆透我的大腦。”張雅痛苦的閉上了眼睛:“我眼中的世界經常會莫名其妙流血,樓下的那個怪人也距離我越來越近,我能感覺到他就在樓道里等著我!”
    張雅的精神狀態極不穩定,噩夢和現實不斷碰撞,扭曲了她眼中的世界。
    現在她的情況很危險,絕對不能再受到更多的刺激。
    “張雅,今晚你就在員工休息室里睡吧,我會守在你旁邊,不會讓任何人打擾到你。”陳歌打了地鋪,讓張雅睡在床上。
    員工休息室不大,關上燈以后,他們能聽到彼此的呼吸。
    窗外的月光順著窗戶縫隙照入屋內,背對陳歌躺在床上的張雅忽然小聲說道:“陳歌,我是不是生病了?”
    “沒有,生病的是這個世界。”
    “可為什么痛苦的是我?”
    足尖點在地上,張雅從床上坐起,月光順著她的黑發滑落。
    聽見聲響,陳歌回頭看了一眼,張雅躺在了他旁邊,像一只受傷的貓。
    “生病的是世界,為什么痛苦的是我們?”
    她的頭輕輕靠著陳歌的后背,將自己藏在陳歌的身后。
    “會沒事的。”陳歌沒有轉過身,他眼中的絕望無法隱藏,那渾然天成的演技在張雅面前似乎失去了效果。
    “一定會沒事的。”
    傾聽著彼此的心跳,兩人都沒有睡著,他們相互依靠著,等待下一個天亮。
    四點多鐘,張雅接到了自己母親打來的電話,她急匆匆趕往醫院,陳歌想要阻止,但是他又沒有合適的理由。
    早上八點,陳歌整理好床鋪,開始打掃鬼屋衛生。
    全部弄好后,他就坐在鬼屋門口。
    整座鬼屋里只有一個人、一只貓,看不到游客,也看不到其他的員工。
    樂園開門營業后,陳歌多次找到樂園管理層,希望對方能夠通融一下。
    他的努力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別人反而是在勸他,不要耗死在一個地方。
    一次又一次碰壁,陳歌還是堅持去尋找樂園的相關負責人,希望對方可以看一看自己的鬼屋,他已經按照規則去修改了。
    可直到樂園晚上停止營業,陳歌也沒有得到想要的回答。樂園負責人離開了樂園,其他管理人員也對陳歌視而不見。
    隨便吃了點東西,陳歌依舊坐在鬼屋門口,不時會看一看樂園的大鐘。
    他一直在等張雅,可這一次,張雅并沒有回鬼屋。
    心中不好的預感愈發強烈,陳歌在午夜凌晨離開了鬼屋,在便利店撥打了張雅的電話號碼,可是他打了好幾次都沒有人接聽。
    凌晨一點多鐘,陳歌去了一趟醫院。
    他看著燈火通明的新海中心醫院,終究沒有進入其中。
    一個晚上輾轉反側,陳歌稍微聽到一些動靜就會起床查看,可鬼屋門口空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
    第二天早上,陳歌打掃完衛生,心急的跑到鬼屋門前。
    可直到樂園開業,張雅也沒有過來。
    一個白天的時間,張雅都沒有出現。
    “她怎么還不回來?”
    夜幕到來,陳歌不斷在鬼屋里走動,他從來沒有這樣過。
    第三天早上,張雅和她的父母仍舊消息全無,陳歌和鬼屋仿佛被他們遺忘了一樣。
    第四天、第五天……
    到了第七天早上,滿眼血絲的陳歌正在打掃鬼屋衛生,幾名穿著保安制服的工作人員突然沖進了鬼屋。
    “你們想干什么!”陳歌拿著掃把站在門口,一步不退。
    “我們是按照合同辦事,這家鬼屋常年虧損,幾次檢查都未通過,管理層開會決定把這里推掉,準備修建新的娛樂設施。”
    “鬼屋老板病危住院,你們現在封了鬼屋是不是太冷血了?”陳歌紅著眼睛,死死守著鬼屋的門。
    “在你覺得我們冷血之前,還是先好好考慮一下你自己未結算的工資吧,讓開!”幾名保安一擁而上,陳歌直接丟掉掃把,從道具間里取出了工具錘。
    “嘭!”
    涂滿紅色顏料的工具錘砸穿了木板,陳歌可怕的力氣讓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
    “這是我的出院證明,趁我還在跟你們講道理的時候,馬上離開!”陳歌將自己包里的出院證明扔在了地上:“鬼屋老板痊愈以后,你們想要做什么都可以,但前提是你們要征得他的同意。”
    陳歌就算是豁出了命也要護住鬼屋,幾名保安似乎是收到了管理層的通知,他們沒有跟陳歌正面沖動,而是找來木板和釘子,將鬼屋的正門封死,現在就算陳歌有鑰匙也無法開門營業了。
    “我們走!”
    等保安離開后,拿著工具錘的陳歌背靠墻壁,緩緩坐在地上,整個鬼屋里就剩下他一個人。
    默默的抱住自己的頭,陳歌咬緊了牙。
    沒有吃飯,一直呆到了下午,當太陽快落山的時候,陳歌獨自來到了鬼屋頂層。
    他腦海里隱約記得自己曾在這里找到過某個東西,那個東西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到處翻找,但是一無所獲,疲憊的陳歌坐在窗口。
    在命運交匯的時刻,陳歌看到了他這一生當中最絕望的畫面。
    就在馬路對面的新海中心醫院里,就在他曾經住過的第三病區里,就在他曾經站立過的那個窗口處,陳歌看到了身穿病號服的張雅!
    目光空洞,張雅穿著病號服木然的站在房間里,她低頭看著掌心的白色藥片。
    “張雅!”
    雙手用力抓住窗框,陳歌的聲音很大,但是張雅卻好像什么都聽不見。
    手掌被窗戶玻璃劃破,血水順著胳膊滴落在地,可是陳歌就好像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他的眼睛一直盯著遠處的病房。
    太陽緩緩沉入了地平線,夜幕籠罩了新海。
    病室的窗戶被醫生關上,厚厚的窗簾遮擋住了一切。
    掌心淌血,陳歌站立在鬼屋頂層,他望著遠處連綿不絕的建筑群。
    “你們連虛假的美好都不愿意給我了嗎?”
    提起背包,陳歌下樓進入了鬼屋衛生間。
    他先是看了一眼不知何時被關上的隔間門,然后用力將隔間門和衛生間的窗戶砸碎。
    翻出鬼屋,陳歌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回頭朝鬼屋里面看了一眼。
    一只白貓乖巧的蹲在窗口,它見陳歌看向自己,立刻跑了過來。
    揉了揉白貓的腦袋,陳歌輕聲說道:“災厄降臨在了我身上,離我越近就越危險,所以你不要再回來找我了。”
    白貓似乎無法理解陳歌的話,只是陳歌往前走幾步,它就跟著跑幾步。
    當陳歌上了出租車后,它焦急的叫著……
    來到第三病棟,陳歌敲響了那扇刻滿詛咒的房門。
    身穿紅衣的咒女悄然出現,她似乎早已知道陳歌會過來。
    “心臟可以給你,不過在此之前,我要把我的左眼給另外一個鬼。”陳歌的語氣平靜到了嚇人的地步:“我會用盡我的一切幫你們找回記憶,但我希望你們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真的要用盡一切?”深黑色的文字悄然浮現,咒女一開始的打算并不是這樣。
    “沒錯,左眼、心臟、頭顱、軀體,所有的一切你們都可以拿走,我只希望你們能將我的影子留下,讓我可以守在她的身后。”
    話音落下,陳歌從背包里拿出了一把尖刀,鋒利的刀鋒映照著他的臉,殘存的記憶快速閃過腦海。
    “這次我來做她的影子。”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