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窺道 > 第十七章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窺道 第十七章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窺道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在客棧老板的帶領下,宋寒竹和陸金他們很快就通過地道來到城外,陸金在走出地道的那一刻,暗暗的松了口氣,他們這一路走過來,陸金就一直在提心吊膽,畢竟陸金他們在元家眼里,不過是個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的存在。
“寒竹,要不要把孟夏弄醒,我們要直接送孟夏去皇極門,我想了想這令牌只有盡快用掉才行,這樣孟夏也能受皇極門的保護,元家再厲害,也不能在皇極門上找孟夏的麻煩。”
宋寒竹聽了陸金的話,他點了點頭,他明白孟夏只有將令牌用掉才能擺脫糾纏,元家就算眼紅這令牌,不過這沒作用的令牌想來元家也無可奈何。
在孟夏身體里打入一道法力,只見孟夏的眼皮動了動,宋寒竹就知道孟夏快醒來了。
“陸叔叔,借一步說話。”
宋寒竹把陸金叫到一邊,拿出一封信交給陸金。
“這是什么寒竹,你怎么了?”
陸金對宋寒竹拿出信的舉動很不解,就忙問宋寒竹發生了什么事情。
“陸叔叔,孟夏要醒了,我也該去白玉京了,這封信是我給孟夏的,等他完全清醒之后再交給他吧,這是一瓶固本丹,也請陸叔叔一起交給孟夏。”
宋寒竹說著就從他之前從元朗手上拿來的儲物戒中,取出一瓶丹藥遞給陸金。
陸金看著宋寒竹的信和丹藥,又看了眼宋寒竹臉上認真的表情,他知道宋寒竹是認真的,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宋寒竹選擇現在離開,也是考慮到孟夏的原因,他雖然和這個孩子認識沒幾天,但是他知道這個孩子不是平庸之輩,真龍總要遨游九天。
“行的,寒竹我會把這些交給孟夏,若是以后路過南梁一定要去我們鏢局做客,后會有期。”
陸金在江湖上摸爬滾打了幾十年,他已經看慣了離別,自然不會多說什么,讓手下人給宋寒竹準備好馬匹,就目送宋寒竹騎馬離去。
……
在宋寒竹離開之后,孟夏終于完全清醒過來,孟夏只覺的自己做了一場很長很長的夢,夢里他和胡壽打的難解難分,之后更是將宋寒竹的法劍捏爆,當他發現自己醒來的地方是馬車上時,剛想喊人,陸金就拉開車簾,矮身進入車內。
“醒啦,我們現在在去皇極門的路上,你先吃點東西恢復一下,有什么事就叫我。”說著陸金就要拉開車簾出去。
“陸叔叔。”孟夏見陸金就要出去了,隨即開口叫住了陸金,陸金身形一頓,留下一句話:“寒竹給你留了點東西,就在你腳邊,你看看吧,我先出去了。”
孟夏聞言低頭一看,地上擺的正是那封信和丹藥,孟夏忙直起身拆開宋寒竹留下的信,信上是這樣寫的。
“兄弟,你看見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走了,不用感覺難受,也不用去找我,你還是拜入皇極門好好修煉,我可不想每次都是我沖在最前面了。”
“我給你留了一瓶固本丹,當然不是白給的,以后見到你你至少要還給我一瓶更好的才行,我宋寒竹可不做賠本買賣,知道嗎。”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我們總會再見,要是你成功進入皇極門,記得下屆大晉群龍會的時候一定要來參加,到時候我們就會相見的,另外記得你是我宋寒竹的兄弟,就一定不會比別人差。”
看完宋寒竹的信,孟夏是想哭也不是,想笑也不是,不過他還是暗暗的下定了決心,一定要進入皇極門,再去參加宋寒竹信里提到的群龍會。
兩個少年就這么通過一封信,約定了要在山巔相遇,其實宋寒竹沒在信里告訴孟夏,他現在離開的原因是,元朗的儲物戒上有靈魂印記,宋寒竹打開的時候元家就已經知道了他們的位置,宋寒竹為了保護他們,必須一個人前往白玉京來分散追兵。
宋寒竹離開陸金他們之后,就馬不停蹄的往白玉京趕路,他知道元家的追兵很快就會追上來,他只能盡可能的離陸金他們的車隊遠一點,以免追兵發現他們分開的事實。
正當宋寒竹死命的趕路時,他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但是他已經來不及反應,只見一座一人高的塔從從天而降,砸在宋寒竹趕路的前方,翻涌的氣浪直接將宋寒竹和馬震飛出去,宋寒竹連忙爬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跡。
“不知道是元家哪條狗出來擋小爺的道,這狗出場的氣勢不小啊。”
宋寒竹沒看見人出現,就對著四周喊道,他要把人喊出來,畢竟若是讓他躲在暗處行動,恐怕宋寒竹連一招都擋不住。
“桀桀,你叫宋寒竹是吧,胡壽這個狗奴才都說了,我元朗侄兒是你殺的,我也不跟你廢話,只要你今天在我面前自裁謝罪,我就留你全尸,不然我元東讓你灰飛煙滅。”
宋寒竹循著聲找到了那個人,只見一個中年陰郁的男人坐在那座一人高的塔上,像看螻蟻一般,看著宋寒竹。
“你就以為你一定能殺掉我嗎,你可不要以為自己長的一張陰沉沉的臉,就能陰死我,我從小陽氣旺盛,你陰不死我的。”
“你就不要垂死掙扎了,你的一個連仙級都沒摸到的小子,遇見我竟然不快跑,還在這里廢話連篇,真是可笑,我那侄兒是怎么被你這樣的人干掉的,真是悲催。”
元東看著宋寒竹還有閑情逸致的嘴硬,不由得笑了出來,一邊感慨元朗死的不值,一邊雙手結印,只見宋寒竹一下子就不能動彈了,只能站在那里,宋寒竹感覺體內法力都停止了流轉。
“別想著掙扎了,在我的陣塔覆蓋范圍內,你一個連仙的邊緣都沒摸到的小子,是不可能掙脫控制的,既然你不愿意自裁,那我就幫你選,我會把你帶回元家,讓元家老小看著你被真火焚身煉魂,永世不得輪回。”
宋寒竹死命的想要運轉法力,可體內的法力就像是睡著了一般,怎么運轉都不行,現在的宋寒竹就像那砧板上的肉,只能讓元東拿他開刀。
“大名鼎鼎的帝師元家,原來也會派個人仙來欺負一個毛頭小子,這元家以大欺小的手段倒是用的倒是得心應手,看來以前沒少干這事吧。”
就在元東準備將宋寒竹抓走時,四周突然傳出一道嬌媚的女聲,元東正要結法印的手聽了下來,朗聲回應著。
“是哪位道友,元家元東有禮了,煩請道友出來一見,元東保證不會和道友兵戎相見,元東在此處理家事,還請道友不要誤會。”
“呵呵,見面就免了,我只是路過正好看見了你們元家在這里以大欺小,再加上今日我心情不好,你放了這個小家伙,我就讓你離開這里。”
“道友,你這話什么意思,元東只是在處理家事,怎么可能放著家事不處理自己走呢,道友也未免太小瞧元東了。”
元東一聽這家伙要帶走宋寒竹,這怎么可能讓宋寒竹走,他這回出來可是受了他娘,也就是元朗祖母的死命令,必須讓宋寒竹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他可不想灰溜溜的回去,被老太太家法伺候,老太太這回丟了最疼愛的孫子,正四處撒氣呢。
“既然你不愿意走,那本座就只能活動活動筋骨,讓你走了,真是麻煩。”
那聲音慵懶的說出這話,仿佛只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元東聽完,本就陰沉的臉,更加陰沉了,他可從來沒遇見過這么霸道的。
“既然道友想要把人帶走,那么就請出手吧,元東正好和道友討教一二。”
元東說著就結出法印,只見他座下的寶塔發出陣陣金光,一層金色的薄膜將元東和宋寒竹所在的地方包裹住。
“用金光陣就想擋住我?你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你以為我是那個被你困住的小家伙嗎,真是不自量力。”
只見一道白光從天而降,直接砸在元東的金光陣上,只聽的一陣碎裂的響聲,金光陣應聲而破,產生的法力爆炸,直接將宋寒竹弄暈了過去。
煙塵散盡,元東露出身形,灰頭土臉的,完全沒有了剛剛的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臉,他現在的臉上寫滿了震驚。
“你竟然能一招破了我的金光陣,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有本事就不要躲在一旁,出來我們正大光明的打一場,你給我出來。”
元東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平常心,他已經被這個躲在暗處的女人震驚到了,同時他也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畢竟能一招破他金光陣的怎么說也得是地仙,明州也就只有元老太太是地仙修為,這女人和元老太太修為相當,那是相當的可怕。
“真是無聊,本以為你能多撐幾輪,看起來,你還是不行啊,元家除了那個元滿春和他老婆,其他人還真是讓人提不起一絲戰斗的情緒啊。”
元東只見一個婀娜身材的女人緩緩出現,搖著蓮步向元東走來,當元東看清那女人的樣貌之后,不由得大驚失色:“是你!”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窺道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