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窺道 > 第十六章 我會讓這世道變好

窺道 第十六章 我會讓這世道變好

窺道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公子!”胡壽見元朗就這么死在宋寒竹的劍下,心里大驚,他是知道元朗的修為的,在這明州雖稱不上天驕,但在元家這么龐大的資源下,元朗的實力在同齡人中還是比較強的。
可元朗這個元家三代中最受寵的人,就這樣倒在一個山間野修的劍下,是個人都會震驚的,胡壽將發狂的孟夏震開,看了宋寒竹一眼,就立馬跑路了,他知道元朗死了這個消息,一定會讓元家發瘋,他是一定會被波及到的,還不如早點跑路,留下一條命。
“宋寒竹,你會為你今晚做的事付出代價的,元家不會放過你的。”這句話伴隨著胡壽身影的消失,緩緩的傳到宋寒竹耳朵里。
“元家,呵,他不來找我我也會去找他,元朗只不過是先收點利息,元家欠我的多了。”
宋寒竹完全不把胡壽的話放在心上,現在他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讓發瘋的孟夏恢復過來,雖然不知道孟夏的身體出了什么問題,但是放任孟夏這樣的狀態,只怕問題會更大。
宋寒竹雙劍向著孟夏飛去,孟夏通紅的雙目一下鎖定了兩把飛劍,只見他的雙手泛起黑氣,伸手就要抓向兩柄飛劍,宋寒竹見到這一幕大驚,徒手接飛劍,除了武道金丹的不壞身,連大宗師都不敢接,因為飛劍上的劍氣會鉆入體內,破壞五臟六腑。
“孟夏快停手!”見孟夏直接空手接飛劍,還是兩柄,宋寒竹就要收回飛劍,可哪知孟夏直接上前一步雙手伸出,將兩柄飛劍死死握在手里。
“噗!”沒想到吐血的不是孟夏,而是宋寒竹,只見孟夏抓住飛劍之后,像個沒事人一般,而且孟夏直接將那柄普通飛劍給捏爆了,失去了法力連接的宋寒竹,直接被法力反噬,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這么妖孽,直接把飛劍捏爆了,就算這飛劍品階不高,可至少也是師父練出來的飛劍,怎么會這么脆弱。”
宋寒竹看著孟夏徒手捏爆飛劍的一幕,感到不可置信,這真的只是一個武道后天能辦到的事?要是武道修行者都這樣,那修道的還不如找塊豆腐集體撞死吧。
那邊孟夏正在企圖捏爆宋寒竹的那柄潛龍劍,可不管孟夏怎么捏都捏不斷那把劍,可能是孟夏覺得一點都不好玩,隨意把玩了幾下就把劍隨手一拋,插在地上。
宋寒竹看著孟夏跟個孩子一樣的舉動,嘴角抽了抽,這怎么還變得腦子有點不好用了,不過就算腦子不好用了,這家伙也要給我變回來,捏爆我一柄飛劍,不得讓孟夏賠我一柄,必須把這家伙弄醒。
宋寒竹直接就拋棄了他一直引以為傲的飛劍,選擇和孟夏來一場肉搏。
“嘭!”的一聲,是孟夏和宋寒竹的拳頭撞在一起,宋寒竹只感覺手快要斷了一樣,為什么這家伙肉體力量還這么強,這太沒天理了,是不是發瘋都能變強,讓我也瘋一個。
不過宋寒竹可不是真的要和孟夏打一場拳拳到肉的架,只見宋寒竹取出一張符咒,法力激發之后,對著孟夏就直接按下去了。
“這可是昏睡符,我就不信了,你中了這符還能給我蹦跶。”宋寒竹拿出的是一張昏睡符,能讓中符者直接睡過去。
宋寒竹這么做是想盡快帶著孟夏離開,畢竟元朗的死訊估計很快就能傳回元家,不盡快離開,被元家趕來的人抓個正著,那宋寒竹和孟夏今天就得交代在這虎嘯幫了。
孟夏中了符之后,搖頭晃腦的沒一會兒就閉上眼睛睡去了,宋寒竹召回潛龍劍,又將元朗手上的儲物戒指擼下來,扛起孟夏就沿著他們進虎嘯幫的路線回去。
宋寒竹扛著孟夏走了很久,才走回客棧,因為宋寒竹沒帶著孟夏直接回去,而是在巷子里繞了好幾遍,確定沒有人跟蹤之后才帶著孟夏回到客棧。
剛到客棧門口,就見陸金坐在門口,眼巴巴的等著兩人回來,見宋寒竹扛著孟夏回來,陸金忙沖了上去,將孟夏從宋寒竹手里接過來。
“你們去哪了,我們找了你們一晚上,怎么搞成這樣,孟夏他怎么暈過去了。”
陸金接過孟夏后,見孟夏暈了過去,就連忙問宋寒竹發生了什么。
宋寒竹對著陸金擺了擺手:“先別著急,孟夏只是被我下了昏睡咒,不過我們得盡快離開明州,將孟夏送到皇極門去。”
陸金見宋寒竹欲言又止的樣子,當即會意,讓手下將孟夏送回房間休息,宋寒竹和陸金來到了宋寒竹自己的房間。
宋寒竹緩了緩之后,將今晚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陸金,但是他沒說他和元朗說的話,畢竟宋寒竹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以免牽連他人。
“什么!元家知道皇極門令牌在孟夏手上?”陸金一臉的不可思議,這令牌的所在被元家這個龐然大物知曉,可不是什么好事,畢竟一個圣地的試煉名額,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拿到的,這個令牌就相當于一個后門啊,只要試煉成績不差,就一定能進皇極門。
“先不要管元家知道還是怎么樣,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馬上離開明州,以元家在明州的勢力,想要知道我們在哪一點都不難,所以我們必須在他們沒反應過來之前,離開明州。”
“可是現在明州城門是不允許進出的,我們強行闖門也不太現實,這可怎么辦,我們又不能等到明天,明天元家一定會知道這件事,到時候明州封城,我們更出不去。”
宋寒竹和陸金都在為如何今夜出城而感到煩惱,宋寒竹雖不怕元家,可畢竟他現在要撼動元家,無異于是癡人說夢,突然宋寒竹計上心頭。
“陸叔叔,你還記得你之前在這家客棧喝酒的時候說的話嗎?”
“什么話?我想想,是不是那句,這家客棧的酒怎么喝起來像是自己釀的酒。”陸金仔細想了想,而后恍然大悟。
“你是說,這客棧賣的是私酒?”
宋寒竹點了點頭,大晉之前頒布過法令,不允許商販私自釀酒,必須要用朝廷允許的酒商釀造的酒經營,這條法令之前還是因為民間私自釀酒,口感不一,蕭熙武就直接禁止民間私自釀酒。
當然出身皇室的宋寒竹很清楚蕭熙武的用意,不過是讓朝廷和酒商做生意,酒商賣酒抬高酒價,這樣朝廷賺錢酒商也賺錢,苦的就是大晉那些平頭百姓。
不少大晉百姓對這一法令怨聲載道,而后在大晉就風靡起了私酒產業,將自家的私酒拿出來賣,貼上酒商的標簽,自然成本低了很多。
“既然是私酒,那這客棧一定不會把釀酒地點放在城里,畢竟這樣太危險,那這客棧老板必有一條通往城外的密道,來方便他運酒進城。”
陸金理解了宋寒竹的意思之后,他就明白了,只要讓客棧老板帶著他們走那條密道,那么他們今晚就能順利出城,陸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二話不說就沖出了房間,宋寒竹見陸金去找客棧老板,他就開始盤腿調息。
宋寒竹運轉的是魏青教給他的青冥劍訣,聽魏青說這是已經入道的大能傳下的功法,宋寒竹對此一直不信,因為他也沒見魏青練了這功法就入道了。
不過青冥劍訣的威力很不錯,宋寒竹之前對陣元朗,就是用的劍訣中的青冥御劍術,可能將元朗一劍擊潰,可見這劍訣的不俗之處。
宋寒竹運起青冥劍訣的總綱,開始調息體內法力,和元朗他們一戰,宋寒竹的法力早已空空如也,現在的宋寒竹就是個紙老虎,外強中干。
……
“咚咚。”只聽見一陣敲門聲,宋寒竹收了功法,打開門,門外站的是陸金的心腹手下熊原,熊原小聲的告訴宋寒竹,陸金已經在樓下等他了,宋寒竹點頭表示知道了,便隨著熊原下樓了。
來到樓下,陸金已經帶著人在大廳里了,陸金和客棧老板有說有笑的站在大廳里,看來陸金和老板聊的很順利,見到宋寒竹來,陸金忙丟下老板,走到宋寒竹面前,壓低聲音。
“這老板在城東有個宅子,宅子下的地道通到他的私酒莊,我和這老板商量好了,今晚就用他的地道離開明州,我和他說我們是想買他的私酒,想去看看他的酒莊,談筆生意,他才愿意給我們這條地道。”
宋寒竹明白了,陸金是把自己這伙人說成是想倒賣私酒的人,這老板估計是覺得能大賺一筆,就答應讓陸金今晚去他的酒莊看看。
陸金指揮著手下將一些不重要的東西丟下,還專門讓人背著還在昏睡的孟夏一起走,就這樣一伙人剛來明州沒幾天,又要踏上了其他的路途,陸金看著一隊人馬不禁感嘆。
“這世道,真是讓人提不起一點興趣啊。”
“世道如此,可是我輩中人就偏要將這世道顛倒回正軌,總有一天我會讓這世道變得有趣的。”
宋寒竹從陸金旁邊走過,留下了這句話,陸金看著宋寒竹的背影,笑道:“也許,世道以后真的會因為你而發生變化。”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窺道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