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窺道 > 第十四章 元家元朗

窺道 第十四章 元家元朗

窺道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等到晚上,孟夏和宋寒竹瞞著陸金出了客棧,兩個人并肩向著虎嘯幫請柬上的地址走去,兩人讓這看似平靜的夜晚注定不會平靜。
等兩人走到虎嘯幫總堂門口,還沒等宋寒竹他們敲門,門就開了,迎面出來的正是之前來送請柬的中年人。
“宋小兄弟和孟小兄弟來啦,我們幫主恭候多時了,快請進,快請進。”說著就忙把兩人迎進門。
宋寒竹和孟夏對視一眼,這頓飯處處都透著古怪,看來不得不小心了。
跟著中年人在這虎嘯幫總堂里轉了好久,宋寒竹和孟夏都快被轉暈了,看著這彎彎繞繞的設計,這虎嘯幫還真不是開玩笑的,這內部的設計,要是不熟悉的人真能被困住,隱隱有著一種陣法的感覺。
“哈哈哈,宋小兄弟和孟小兄弟來我虎嘯幫,可真是讓我虎嘯幫蓬蓽生輝啊,快入座,快入座。”
宋寒竹和孟夏被帶到一處大廳,其上坐著一個身材魁梧的光頭漢子,這漢子身穿黑色罩衫,左邊臉上還有一道刀疤,看起來就很嚇人,見到宋寒竹和孟夏,就讓他們入座,并招手讓服侍的下人先行離開。
“宋小兄弟和孟小兄弟,初次來到明州,我胡壽先敬你們一杯,就當為兩位小兄弟接風洗塵了,哈哈哈。”
胡壽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凈,而宋寒竹和孟夏對視一眼,并沒有喝下眼前的酒,反而無動于衷的坐在位置上,看著胡壽。
“兩位小兄弟,怎么不動筷子呀,是不是菜不合味口,我叫人去換一桌菜去,你看看這些下人干事,阿福,阿福。”
胡壽見宋寒竹和孟夏對眼前的菜無動于衷,就要叫人去把這些菜給撤下來,宋寒竹攔下了他,目光灼灼的看著胡壽。
“胡幫主,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不然也不會在明州混的這么好,那咱們就明人不說暗話,胡幫主這次找我們倆來,是有什么事情嗎,我覺得我們兩個剛出江湖的毛頭小子,沒什么東西能讓胡幫主惦記的吧。”
“宋小兄弟真會說笑,兩位都是英雄出少年,我胡壽這輩子最喜歡的就是和年輕人交朋友了,我以前也年輕,看著你們這些年輕人,我就想到了我以前的樣子。”
胡壽沒理會宋寒竹的拆穿,反而順著宋寒竹的話茬往下繼續說,孟夏見胡壽這副樣子,一下子就熱血上頭,就想站起來直接出手,被宋寒竹眼神制止住了,胡壽瞟了眼,兩人的小動作,繼續說下去。
“今天吶,我是有事求孟小兄弟和宋小兄弟。”
胡壽終于要說出他的目的,宋寒竹和孟夏對視一眼,明白今晚的重頭戲要來了,頓時兩人的眼神變得很嚴肅,要是情況不對,隨時準備出手。
“我啊,聽說孟小兄弟,有塊牌子,是皇極門的牌子,我就想啊,能不能問孟小兄弟換來這個牌子,這樣,哥哥也不占你便宜,只要我虎嘯幫能給的,孟小兄弟你都能拿,只要能把那牌子給我。”
胡壽終于說出了他真實的目的,果然是那塊入門牌,和宋寒竹預料的一點都沒錯,只不過這消息傳的這么快,也著實讓孟夏和宋寒竹驚到了。
“你怎么知道牌子在我這,還有你怎么知道我們的名字的。”
見已經說出了要求,胡壽也沒必要再隱瞞什么東西了。
“我早就知道南梁的那個李傳業手里有牌子,是他弟弟李傳宇救了一個皇極門的真傳弟子,那弟子給他的謝禮,我之前想要,哪知被他送到了南梁他哥哥手里,我就派手下去南梁潛伏到他哥哥身邊,哪知道被他送給了你們,我讓手下在南梁調查了一下,才知道你們的消息。”
胡壽把對這牌子的貪婪,說的是輕描淡寫,一筆帶過,可是傻子都看得出來,胡壽對那牌子的重視和必須拿到手的決心。
“怎么樣,兩位考慮的怎么樣了,我虎嘯幫在明州城的勢力你們也見過了,只要你們愿意開口,我是動用一切資源也能滿足你們,這筆買賣可不虧,是吧,哈哈哈。”
“我呸,胡壽你也太不要臉了,你這巧取豪奪的本事可不怎么樣,說的天花亂墜的,但是也要有人信啊,你們虎嘯幫在明州作威作福的,搶劫的事沒少干,怎么這回來和我們玩軟的了?”
宋寒竹看著胡壽那笑起來刀疤一動一動的臉,就覺得想上去給那胡壽幾拳,教訓教訓這個十惡不赦的家伙。
“就是,胡壽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就你那模樣還要去皇極門,臉上的刀疤丑的和蜈蚣一樣,要是站遠點,還以為你臉上爬著只蜈蚣呢,哈哈哈。”
孟夏也對著胡壽的傷疤嘲諷了起來。
“你們!”胡壽最討厭別人拿他的傷疤說事,一下子就站起來了,宋寒竹和孟夏也同時站起來,雙方在大廳中對峙,那氣場碰撞,眼看就要動手了。
“胡壽,等下。”
只聽得大廳的屏風后傳來一個男聲,胡壽聽到那男聲,立馬就收回了氣勢,畢恭畢敬的對著屏風后面說。
“好的,公子。”
只見屏風后面出來一身穿金絲白袍,頭戴白金冠的年輕人,手里搖著折扇,一副紈绔子弟做派。
“手下人不懂規矩,讓兩位見笑了,在下元家元朗,兩位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我說,我元家定能滿足。”
這就是元朗嗎,元滿春最疼愛的孫子?宋寒竹看著元朗,腦子一時間轉的飛快,他在明州聽過這元朗的名頭,可謂是第一紈绔子弟,實力還不弱,若是殺了他那元滿春這個老家伙會不會氣死。
“不可能的,今天不管你說什么都不會有牌子的,我是不會交給你們的,你們這一伙人為了這牌子不擇手段,還有什么手段都使出來吧,我們不怕,想要牌子除非從我們尸體上踏過去。”
孟夏一開口就是從尸體上跨過去,宋寒竹要不是有外人在,真想給孟夏一腳,整天想著什么打架的,你在人家大本營里,你在人家老窩和人家打,你這不是茅坑里打燈籠—找屎(死)嗎。
元朗看孟夏一臉無所畏懼的樣子,不由得大笑起來。
“哈哈哈,孟兄弟真有膽識,好多年沒見到這么有膽魄的人了,我想想上次在我面前這么有膽魄的人,是被我閹了呢,還是被我丟去喂蛇去了,胡壽你還記得嗎。”
“公子,那不長眼的不是被您閹了,找了發情的野狗群扔過去了嗎。”
胡壽在一旁低眉順眼的說著,可見他是有多么害怕元朗,跟元朗這么多年,他多多少少知道元朗的手段,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誰敢擋他,他就殺誰,這么多年都是這么過來的。
宋寒竹和孟夏瞳孔不由得一縮,這元朗還真是殘暴至極,那種惡心的方式都能干的出來,這元朗是有多變態。
“哈哈哈,你不說我都忘記了,你看孟兄弟你是想怎么樣呢,只要你乖乖交出令牌,我們就相安無事,以后我元朗不會再來打擾你們,要是不交出來,那就只能等著被做成人棍吧,本公子正好想看看人棍是怎么活下來的,哈哈哈。”
元朗笑得喪心病狂,宋寒竹看著元朗,雞皮疙瘩掉一地。
“你能不能正常點,打架就打架,你這搞得我們一定會輸一樣,你怎么不想想你說不定走不出這個大門呢。”
宋寒竹對著元朗就是一頓懟,這元朗一看就是從小被眾星拱月一樣的寵壞了,現在腦子有點不正常,宋寒竹覺得就不能慣著他這個毛病。
“宋寒竹,你不要覺得自己很厲害,你以為自己是劍士就很厲害了,我的人也不是吃素的,而且這么多人,磨也能磨死你。”
元朗見宋寒竹還有空懟他,不由得勃然大怒,從小到大都沒人敢這么說他,一個小小的劍士也敢這么說他,簡直不把他放在眼里,只見元朗拍了拍手,從外面涌進來一堆虎嘯幫的人,沖著宋寒竹和孟夏就攻了過去。
宋寒竹和孟夏忙舉劍迎敵,這群人雖然人多,但大多都是武道后天前期的,孟夏這個后天圓滿,也能抵擋一陣子,而宋寒竹這邊則被那個帶他們進來的中年人盯上了。
只見那中年人手做劍指,一道道真氣從指尖射向宋寒竹,顯然是個真氣外放的小宗師,不過宋寒竹可不會被他嚇到,畢竟宋寒竹連大宗師都打敗過,這小宗師還不是手到擒來。
宋寒竹都不用拿出雙手劍,一是只用那柄普通法劍就足以迎敵,二是那他的本命劍來歷不能暴露,難保元朗見過這劍,到時候提前暴露身份那可就是得不償失了。
漸漸的,那中年人在和宋寒竹交手中落了下風,中年人正在為宋寒竹有這么高的修為失神的一剎那,被宋寒竹抓住機會,劍身一拍,將中年人拍出大廳,遠離這個戰圈。
“廢物。”元朗見中年人被打敗罵了一句廢物,對身后的胡壽說:“胡壽,你去把那兩個家伙抓過來,別讓他們跑了。”
“是,公子。”胡壽對著元朗恭敬的行了一禮,就向著正在激戰的宋寒竹和孟夏走去。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窺道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