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窺道 > 第十一章 游子歸鄉

窺道 第十一章 游子歸鄉

窺道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其實我們也是準備近幾天就啟程前往大晉,宋小兄弟要去白玉京,我們呢也是要到大晉明州城去,今日這事皆由我們而起,陸某心里對李兄感到愧疚啊。”
“陸兄言重了,先不說我是一鎮之首,我還是一名軍人,這些山賊犯我旭陽鎮,我自然是要出手的,不過我倒是有一件事要和陸兄你說。”
李傳業看著陸金,又回頭看了看孟夏,就把陸金叫住了。
“陸兄,我有一件事想求你幫忙,我想讓陸兄幫我去大晉明州找一個人,是我的弟弟,幫我給他帶一封信,當然不會讓陸兄白幫忙。”
說著李傳業就從懷里掏出一枚令牌,遞給陸金,陸金剛要拒絕,但是看了令牌的字還是禁不住叫了起來。
“皇極門!李兄這是皇極門的令牌?大晉的那個皇極門!”
“正是大晉的那個皇極門,這塊是皇極門的推薦令牌,它可以讓持有令牌的人參加皇極門的入門測試,只要拿著令牌隨時都能去測試,這就是我給陸兄的報酬。”
雖然李傳業說是給陸金,但是李傳業卻一直看著孟夏,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給孟夏的令牌,陸金自然也知道李傳業的意思。
“李兄這太貴重了,這大晉皇極門可是這世上唯一一個純粹修武的圣地,聽說當年大晉的開國太祖就是在皇極門下學藝的,我們只是送封信,這報酬實在太貴重了,我們不能要。”
陸金還是覺得這么貴重的東西拿來不太好,畢竟這可是進入一個圣地修行的敲門磚,這天下圣地不過才九家,像陸金這樣人是絕無可能進去的。
“陸兄,我拿著這東西也沒什么用,而且你們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我李傳業,那我可就要生氣了。”
陸金見李傳業十分執拗,就只能無奈的收下令牌。
“多謝李兄好意,陸某定當不會誤了李兄的委托,那陸某和寒竹他們就先回去收拾,明天就出發,也好早日完成李兄的囑托。”
“那就辛苦陸兄了,待陸兄回到南梁,一定要路過我旭陽,我到時候定給陸兄備一桌接風酒。”
李傳業一直將陸金等人送出府外,看著陸金等人的背影消失在街角,他才回去,他這次給孟夏令牌,是因為他覺得孟夏雖不是什么天才,但是在孟夏身上,李傳業覺得他看見了許多天才所沒有的東西,所以他決定幫一把孟夏。
他看得出來孟夏這個孩子,很渴望力量,他渴望力量去幫助別人,就像之前,宋寒竹一個人對戰楊鷹,被困在那里,孟夏只能看著自己的朋友陷入危機,卻什么也做不了。
李傳業從那時就知道,孟夏的想法,他就把那塊令牌給孟夏,他認為孟夏一定會走上皇極門,也一定會得到孟夏自己一直渴望的力量。
……
在回客棧的路上,陸金將手中的令牌丟給孟夏,一臉認真的對孟夏說。
“這令牌一定要保管好,這是你進入皇極門考核的憑證,要是丟了,你恐怕只能一輩子押鏢了。”
“陸叔叔,這不是李鎮長給我們的報酬嗎,這怎么是給我的,那其他人的呢。”
孟夏被陸金突如其來的行為弄傻了,就一臉疑惑的問陸金,為什么將令牌給他,這不是大家都有份嗎。
“孟夏,你是真傻還是裝傻,你沒看見剛剛李傳業看著你嗎,這不就是給你的嗎,他不說出來是不想讓你感到緊張,我真是服了你了,這天大的好事,你怎么就不開竅。”
一旁的宋寒竹實在看不下去了,直接開口把李傳業的含義說給孟夏那個豬腦袋聽,孟夏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將令牌藏在貼身的衣兜里,他知道這塊令牌代表的東西,他也想靠著這個令牌,進入皇極門,然后永遠不再成為只會站在身后的人。
孟夏不想站在別人身后,他不想再每天被人保護,他想保護別人,他想在最危急的時刻沖在前面,而不是每次都因為實力低下,而被人拉在后面保護起來,他不想要這樣,他想要力量,足夠保護身邊人的力量。
陸金見孟夏收下令牌,并且沒再多話,也就催促著孟夏快點走,明日一早還要趕路。
……
第二天一早,鏢隊就已經準備好出發了,陸金給宋寒竹準備了一匹馬,牽給宋寒竹。
“寒竹啊,接下來我們要走不少的路程,所以這匹馬就給你了,你看看怎么樣,要是可以我們就出發吧,今天應該就能過邊境到達大晉了。”
陸金給宋寒竹韁繩后就走到自己的馬旁,翻身上馬,宋寒竹也和陸金同一時間上馬,只見陸金大手一揮,鏢隊就開始上路了,一直向著邊境跑去。
待到鏢隊出了城,旭陽鎮的城樓上,正站著李傳業,李傳業也沒出聲叫住鏢隊,他靜靜的看著鏢隊離去,他凝望了許久,還是嘆了口氣,走下城樓。
宋寒竹等人出了城,在平坦的大道上飛馳,不知是為何,平常喜歡講話的孟夏,此時卻沒有發出聲音,宋寒竹正覺得奇怪,就回頭想和孟夏聊聊,哪知一回頭,宋寒竹直接笑的差點從馬背上滾下來。
原來孟夏一邊坐在馬上,一邊吐,一邊趕路一邊吐,看孟夏的樣子估計是吐了不少次了。
“孟夏,你竟然暈馬?哈哈哈,你一個鏢局的繼承人,暈馬,哈哈哈。這也太好笑了。”
孟夏聽見宋寒竹的話,沒好氣的看了宋寒竹一眼。
“宋寒竹!你站著說話不腰疼,嘔,我從小就暈馬,要不是修煉武道,我可能看見馬就想吐,現在因為修習武道,這種反應只要不是很顛簸的路程,我都不會暈的,你看看剛剛那路,簡直就是針對我。嘔。”
孟夏死要面子的說話,又讓孟夏吐了出來,宋寒竹可立馬加快速度,邊遠離孟夏,還邊對著孟夏高喊。
“你還是到后面去吧,你看看你吐的,我要是馬,我第一個就把你甩下去,孟夏,你也太虛了吧哈哈哈哈。”
說完就使勁的拍了拍座下的馬,跑到鏢隊前面去了,孟夏看著跑到前面去的宋寒竹,也不好去追上他,只能邊吐,邊大罵宋寒竹,沒義氣。
而在隊伍前放的陸金,自然知道剛剛發生了什么,也是笑著回頭看了看孟夏,他從小就知道孟夏的這個毛病,這次就是想讓孟夏過過癮,此時的陸金就笑得像個干壞事得逞的小孩子一樣。
……
有了馬匹,鏢隊只用了半天就越過了南梁和大晉的邊界,只要再往前走就是大晉十三個州之一的明州,而明州的中心就是明州城,陸金等人的目的地就在明州城中。
宋寒竹看著路邊的景色,他在心里暗暗的想,十三年了,十三年后我又踏上了大晉的國土,山河還是那座山河,但人已經不是十三年前的人了。
十三年,對修道者來說,彈指一揮間,可對宋寒竹來說,十三年前,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哥哥姐姐,而這十三年,他們的墓無人祭拜,應該草都長的蓋過墓碑了吧。
少年重回大晉,他要的是讓那現在剛剛在上的大晉皇帝,給天下一個真相,還他父母一個清白,為此少年,愿意不惜一切代價,包括自己的性命。
宋寒竹正在陷入回憶的時候,一邊吐了一路的孟夏湊了上來,還是暈的他,現在已經不再吐了,畢竟吐了一路啥都吐完了,要是再吐下去,胃都要吐出來了。
“寒竹,你想什么呢,那么入神,和我說說,讓我聽聽,什么東西能讓你想這么入神,剛剛我叫你十幾次都不理我。”
“我在想,暈馬到底是一種病呢,還是因為人身體虛,才會暈馬呢,我想的是,你身體一定是虛,才會暈馬。”
宋寒竹見孟夏湊上來,忙露出笑臉,繼續借暈馬的事嘲笑孟夏,讓孟夏成功轉移了注意力,孟夏對宋寒竹這一路上恨的是牙癢癢,恨不得把宋寒竹千刀萬剮。
“寒竹,再走一段就要到明州地界了,白玉京就在這明州的東南方向,你看你是準備在明州待幾天,還是現在就去白玉京。”
陸金調轉馬頭回來問宋寒竹接下來的去向,宋寒竹也沒怎么思考就說。
“我去明州待幾天吧,剛來大晉這大晉的風土人情都沒見識過,這么著急忙慌的去白玉京,也太可惜。”
陸金見宋寒竹答應一起前往明州城,就點了點頭,回到了隊伍的最前面,鏢隊都加快的速度,誰也沒有閑聊了,因為都知道馬上就要到明州城了,只要進了城,就能好好休息了。
在眾人都提升了速度的情況下,明州城終于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中,與旭陽鎮相比,這明州城足足有十個旭陽鎮那么大,那城墻放眼望去一橫排,若非站的很遠,否則看不見城墻的邊。
就在眾人露出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的時候,宋寒竹則看著偌大的明州城,默默的想道,大晉我回來了。
宋寒竹站在那就好像,闊別了十三年的游子今日歸鄉了。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窺道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