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窺道 > 第三章 寒竹遇孟夏

窺道 第三章 寒竹遇孟夏

窺道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這個山路上走出來的少年不是別人,正是身無分文的宋寒竹,宋寒竹本來正向著不遠處的那座小城趕路,走到一半就發現了一伙鏢隊被劫匪給盯上了,看這劫匪的修為還不低。
宋寒竹初次下山還不知山下武道修行者是如何戰斗的,便停下來在一旁觀戰,可看見孟夏那拼勁全力刺出的一劍。
宋寒竹仿佛看見了十三年前那些護衛宮城的將士面對著蕭熙武刺出的舍生忘死的一劍,宋寒竹見狀便連忙取出法劍將體內法力灌入其中,才有了方才攔下小頭目的一劍。
“原來是個修道士,這位朋友你們修道士一向自詡山上之人不過問山下之事,不知你這般作為可是破了這個規矩,還是說你和這振遠鏢局有聯系。”
小頭目雖然驚愕竟然有個修道士出手幫忙,但在這綠林道上混了這么多年,有些規矩他還是知道的,很多修道士因為不想插手俗世之事專心追求大道便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山上修道之人不會隨意插手山下之事。
在那些修道士眼中得道長生才是首要的,所以小頭目才會提出剛才的疑問是想提醒宋寒竹,他已經打破了這條不成文的規矩。
“不,你錯了,山上人是不過問山下事,可我現在在山下,自然算不得山上人,況且我就是覺得你既然是劫道的,那肯定是有錢了,我剛下山身上一文錢都沒有,就想著向你借點錢來花花,你看怎么樣。”
宋寒竹露出他標志性的人畜無害笑容,要是魏南笙看見了必會知道有人要倒霉了,這個師兄又要干壞事了。
“媽了個巴子的,老子是來打劫的又不是來散財的,你要要用錢就一直往前到那旭陽鎮上找個布施道觀,里面肯定有錢,你找我干嘛,奶奶個熊的。”
小頭目聽完宋寒竹的話就很郁悶,一個修道士沒有錢自己去找道觀啊,找到我這個打劫的頭上來,難不成這小道士還想黑吃黑?
“不好意思,我覺得還是你比較有錢。”
宋寒竹手中法訣一捏,只見那柄橫在孟夏身前的法劍劍尖直指小頭目,小頭目不敢大意運起體內真氣奮力一擋。
宋寒竹見法劍被擋開立馬欺身上去,手中法訣不停,只見被小頭目格擋開的法劍在空中繞了一個圈又飛向小頭目。
宋寒竹也向著小頭目高速沖去,一時間小頭目有點慌了神,不過憑借著多年殺人的經驗他還是做出選擇,向著宋寒竹提刀砍去。
一般修道士不能被近身,因為和武道修行比起來修道更注重體內的法力,而對于體魄他們從不在意,因為隨著法力的深厚,體魄自然而然的會得到增強,而且法器在手能千百步外取人性命,又何必去近身一戰。
武道修行則不同,他們的先天后天其實就是在打熬體魄,通過對人體自身的開發生出真氣,所以武道修行者的體魄都比一般修道士的體魄要強,近身一戰下武道修行者要比修道士更占優勢。
當然也是有例外的,只見宋寒竹張口一吐,只見一柄金色小劍飛出變成正常尺寸落在宋寒竹手中,只見這柄劍劍身泛著金光,劍長三尺三寸,劍身上紋著一條五爪神龍,劍柄處隱約刻著幾個字“承運啟天”。
這柄劍也是大有來歷,若是有著大晉國的人在這,一定會認出這柄劍,可惜沒有晉人,不過小頭目看著宋寒竹的手法,只覺一陣頭皮發麻。
“你是劍士!”
小頭目現在只想跑的越遠越好,這劫什么鏢,再這樣下去要把命搭里面去了。
孟夏此時已經回過神來為陸金包扎好傷口,見小頭目一臉的驚恐,又聽見“劍士”二字不由得感覺到奇怪。
“陸叔叔,這劍士是怎么一回事,我只聽過修道和修武,這劍士難不成單是修劍的?”
孟夏從來就沒聽說過這個劍士是怎么回事,就回頭問著剛喘口氣的陸金,他知道陸金在外跑了大半輩子了,聽過的見過的怎么也比孟夏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子多。
“這劍士,并不是跳脫出修道和修武的,而是道武雙修,他們有一種特殊的法門能祭煉出本命飛劍,即修道又修武,劍士的戰力可以說是同境界無敵,我二十年前曾有幸遇見過一個劍士,一劍揮出可真是人間大風流。”
陸金捂著傷口露出向往的神色。
“那我們有救了陸叔叔,這位劍士一定可以把這伙人打退的。”
孟夏看著正和小頭目鏖戰的宋寒竹,眼中透出了不一樣的光芒,他知道這次出來還真是能收獲不少,正如看見了這天地間戰力最高的修行者。
宋寒竹手中握著劍迎向小頭目手中的大刀,只聽一陣金鐵交擊聲后,小頭目的刀應聲而斷。
小頭目也因為刀上覆著自己的真氣,刀一斷真氣瞬間紊亂,一口鮮血吐出來。
正當小頭目想起身之時,身后的法劍也到了,只見法劍穿胸而過,飛回宋寒竹身邊環繞,只見那小頭目被法劍穿胸而過,頂著宋寒竹留在他體內的法力艱難的開口說道。
“好小子,我打了一輩子鷹,沒想到到頭來被鷹啄了眼,還黑吃黑,我們大當家是不會放過你們的,振遠鏢局和你這個毛頭小子我們大當家都不會放過哈哈哈。”
只見小頭目說完這輩子最后一句話,便壓制不住宋寒竹的法力,頭一歪死在了他劫了半輩子的道上。
“你們還有誰想留下這過路錢的?一起上吧省的浪費小爺我的時間,一起來吧。”
宋寒竹憑借著剛斬殺小頭目的那股子殺氣,看著其他的赤鬼匪。
那幾個小嘍啰看自己老大都被人家斬在劍下,這自己這些先天后天的應該還不夠這位劍士看的。
提著金劍的宋寒竹身邊圍繞著法劍在這些小嘍啰眼里就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只能灰溜溜的轉身就要跑。
“等等!”
就當那些小嘍啰抬腳準備跑的時候,宋寒竹開口了。
“你們先別走,我剛剛下山沒帶什么錢,你們先把身上的錢拿出來給我,以后要是有緣再遇見你們就一定念著你們的好。”
……
過了一會宋寒竹把堆在自己面前的財物都收了起來,這伙赤鬼匪身上還真是肥的流油,宋寒竹就這么點功夫就拿到了將近一千塊下品靈石,就那個頭目身上就有五百塊下品靈石,宋寒竹還真就覺得這劫道原來這么發財,劫次道就有近一千下品靈石,要是每天黑吃黑那不得賺翻了。
不過宋寒竹也就這么想想,他還指著去大晉白玉京參加群龍會,提升實力找蕭熙武報仇呢,干劫道這活還是以后報完仇再想想這事吧。
“你們知道大晉白玉京怎么去嗎?”
宋寒竹收起劍,對著正坐在一旁休息的陸金問道。
“劍士大人,這里是南梁和大晉的交界處,前面有個旭陽鎮,過了旭陽鎮再沿著官道走就能到大晉邊境的暮聲谷,過了暮聲谷再過大晉的兩個府州就到白玉京了,劍士大人救命之恩陸某沒齒難忘,不如請劍士大人和我們一起去前方的旭陽鎮上讓我們招待劍士大人,大人覺得怎么樣。”
陸金不愧是行走江湖的老油條,這話說的真是漂亮,想讓宋寒竹陪著這支鏢隊一起往旭陽鎮前進,這樣就算剛剛那伙人回來了也不會因為沒有戰力而被白白丟了鏢物,而且又可以借機和這些山上的劍士搞好關系,真可謂是一石二鳥的計劃。
宋寒竹自然是看破了陸金打的小算盤,不過他初次下山對山下事本就不熟悉,若是跟著這支鏢隊一段時間了解了解現在山下的情況,他之后行事就不會睜眼瞎一般的胡亂行事。
而且跟著這支鏢隊他看起來還能省下不少錢,總比他黑吃黑來的劃算,白吃的不吃那和傻子又有什么分別。
他可不是那些修道修的腦子壞掉的老頑固,還山上人山下人的區分,哪個修道的不是從山下人變成山上人的,宋寒竹就是對這種理念嗤之以鼻,這完全就是修道修的腦子壞掉了。
“好啊,那正好我們一起結伴去旭陽鎮,對了你們以后不用叫我什么劍士大人,我叫宋寒竹,你們以后可以叫我寒竹,我可不是那些老頑固把山上人和山下人分的這么清楚。”
“我叫孟夏,很高興認識你宋兄。”
沒等陸金開口說些什么,一旁憋了很久的孟夏就忍不住向宋寒竹介紹了自己。
他覺得這個看起來和他差不多大的劍士和孟夏自己似乎以后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就趕忙向宋寒竹介紹自己,陸金看著孟夏的樣子不僅笑了出來。
“我也是,很高興認識你孟兄。”
宋寒竹被孟夏這么激動的樣子搞懵了不過他就還是回了孟夏幾句,就此宋寒竹和孟夏算是相互認識了,他們誰都沒意識到,命運的齒輪已經在推動著他們前行了。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窺道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