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寒起江湖 > 第三章 成蝶需先化繭

寒起江湖 第三章 成蝶需先化繭

寒起江湖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三思山上,蘇寒得到了無微不至的照顧,姜滸確好像被人刻意遺忘一般,但是他不以為意,對他來說,有吃、有喝、有穿,有蘇寒,便是極好的,如果有機會成為一名劍道修行大家,那么便更好了。
直到儀式的前一天,相爺單獨召見了他。
天空正好下起了陰雨,稀稀拉拉,道觀中的一顆古樹也伴隨著這場雨,發出刷刷的聲音,空氣中都有一種淡淡的腐爛的感覺。
姜滸的心里比窗外的天氣還要遭,因為就在剛才,相爺告訴他。
姜滸他的母親姓姜,是寒國姜家的那個姜子,而他的父親,姓費,是費棠的費字。
手里那條紫色的疤痕,便是小時候握過費棠的劍穗而導致的。
那是天下十大神兵唯一的一把劍,紫幽。
幽冥之氣入體,換做別人早就一命嗚呼,但是幸好姜滸被發現的早,又體質特殊,幽冥之氣也被費棠以深厚的功力封在了手心,姜滸才安然無恙。
費棠還告訴他,他的父親死了,自盡而亡,她的母親也死了,確是他殺的,而其他的事情,姜滸是不需要知道了。
姜滸的心很亂,他有一份崇拜,崇拜秦國相爺,全秦國人都崇拜相爺;他有一份喜悅,因為他知道以后和蘇寒不必在過著苦難的生活;他有一份失望,因為他素不門面的母親被這個初次見面的人殺死;他有一份迷茫,他向往好的生活,可是他確不知道如何和這個殺母之人相處,哪怕是他的爺爺。
姜滸跌跌撞撞的來到了蘇寒的屋子,蘇寒的情況更糟了,為了準備明天的儀式,他的死氣被最大化的激發了,現在他躺在床上,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除了那若有若無的呼吸聲,仿佛真正死去一般。
姜滸看著蘇寒,蘇寒也看著姜滸。
時間是個很奇妙的事情,明明一天的很快會過去,可是越期待的事情,時間便走的越緩,越折磨的病痛,時間便走的越慢,蘇寒趟在床上,看著對面的姜滸,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聚起思維,整個腦子混亂不堪。
蘇寒當然看的出來姜滸現在很不安,可是他能做的只有咬咬牙,努力睜著眼,看著姜滸。
這些年的相依為命,他們都可以看出對方眼中的光芒。
----無論如何,也得活下去,哪怕艱難也得活下去。
姜滸咽了咽口水,努力去忘記剛才的事情,現在所有的事情發展的很好,所以就不需要去改變什么,他只是一個小人物,也無法改變什么。
化蝶需先化繭,他現在哪怕只是一只毛毛蟲,活著就很好。
一夜未眠,或許整個道觀,今日無人可以入眠。
儀式還是如約開始,桑大先生拿著一個盤子,緩緩進入了蘇寒所住的客房,整個屋子里,現在就他們兩個人,就連相爺,也只是在門外大廳等候。
碰,桑大先生隨手把那個黑盤子扔在了客房的茶桌上,仿佛那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盤子,被一個廚子隨手扔在了桌子上一般。
這是蘇寒第一次看到這個宗師鏡的桑大先生。
他看起來很普通,臉型方方正正,皮膚確很粗糙,膚色也偏黑,穿著一個青色的長衫,衫上還有一點灰塵,甚至在衫角,還有幾滴墨漬。
這哪里是一名宗師啊,這更像是一名趕考失敗的考生。
蘇寒真的很驚訝。
“很失望?不知道你是運氣好,還是不好。”桑大先生面色淡然,仿佛等會要失去半條姓名的不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我的運氣是好,還是不好”桑大先生又自說自道著。
“能活下去,運氣自然是好的,而三思觀能存在下去,運氣自然也是好的”蘇寒認真想了想,提起了全身的力氣,勉力的回答道。
桑大先生笑了,手指點在了蘇寒的額頭,蘇寒的額頭便被割裂了一個小口子,而桑大先生渾身的元氣迅速開始調動,形成了肉眼可見一層層青色的霧氣。
“那我便種下一顆種子”
整個霧氣,伴著淡淡的白絲,隨著桑大先生的手指,流入蘇寒的傷口里。
蘇寒很痛苦,比前幾日都要痛苦,但是他出乎意料的堅持著,因為他看得到,對面的人,應該更痛苦。
桑大先生眉毛、頭發都在不停脫落,粗糙的皮膚也快速的老化,血絲從眼里、鼻里、耳里、嘴里緩緩留下來,而那個戳在蘇寒腦門上的手指,血肉也不停的掉落,直至變成一截枯骨,而隨著手指,這個桑大先生的左臂血肉也似乎在慢慢風干。
而蘇寒,也隨著這股精氣的滋養,疼痛漸漸減少,身體也慢慢有了力氣。
確見蘇寒的丹田,除了那淡淡白色的先天之氣,也有了如若實質的青色霧氣。
桑大先生竟然連帶著他70年的功力,一并渡了過去!
“時機剛好”桑大先生一聲怒喝,右手虛張,臨空吸來了桌上的鐵盤,迅速縮回左手,把鐵盤按在了蘇寒的那道傷口之上。
這鐵盤便是司鏡,然后化作黑光,流入了蘇寒的傷口。
桑大先生隨手掰掉了他那根只剩骨頭的手指,像剛才那個黑盤子一樣扔在了桌上,像一個步履闌珊的老人,緩緩退了出去。
門外是早已等待許久的秦相、姜滸、三思觀的主事們,及一個早已泣不成聲的少年。
“師傅!”那個少年看到桑大先生這個樣子,不顧一切沖了上去,扶住了桑大先生。
仍誰都看得出來,桑大先生,狀態很不好,一個宗師,現在卻像一盞搖曳的燭火,隨時都可能熄滅。
少年猛然噔住秦相,仿佛下一秒將拔劍相向,秦相確淡淡的看著他。
費棠是知道的,桑大先生,最終也只有不足5年的性命了,而且再無出手機會,他只是一個將行朽木的老人,所以,他這次對于一個宗師的尊敬,搖了搖手,停住了正要上前去擊殺那個少年的黑甲鐵士。
“不辱使命”桑大先生的聲音不像之前那般渾厚有力了,確依然清晰無比。“癡兒,扶我回去歇息把”。
沒人去攔這位曾經的宗師,哪怕他現在弱不禁風。
而剩下的,便是那屋內還在化蝶的繭了。
姜滸第一個沖了進去,秦相也慢慢踱步走了進去。
蘇寒整個人躺在床上,臉上白、黑之氣不停交替,整個人時不時的抽搐著。
“該做的都做了,剩下看他自己,如果這般都失敗了,那么他命該如此”
可能是因為姜滸,今天秦相多說了幾句,他不是一個喜歡解釋的人。
姜滸和費棠走了,回了上京。沒人知道蘇寒什么時候會醒來,所以,蘇寒留在了這里。況且,蘇寒現在身體里充滿著桑大先生的青氣,也只能修煉三思觀同根同源的武功。
總之無論蘇寒醒或不醒,他這幾年只能在這里了。
或許這就是桑大先生的手段,秦相可能看透了,確沒有說些什么。
秦國,一直是霸道若此,自信若此。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寒起江湖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