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從繪畫開始的東京生活 > 第一四一章.折磨!都能折磨!(4000字)

從繪畫開始的東京生活 第一四一章.折磨!都能折磨!(4000字)

從繪畫開始的東京生活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事實上兩大出版社之間的爭斗與東野司確實沒多大關系。
畢竟他只是個自由漫畫作者,這家實在待不下去了就去另一家就可以了。
而且富士出版社與浦島出版社都家大業大的,東野司不可能真去左右逢源,那樣不止是不道德,而且還是把別人浦島出版社當成弱智。
真以為富士出版社來挖他的消息不會傳到人家浦島出版社耳邊?
天下怎么可能有不透風的墻嘛?
整個出版社業界就這么大。
所以與其等到這件事傳到浦島總編耳中,倒不如事先告訴浦島出版社。
不過東野司估計就算沒挖墻腳這件事,浦島出版社那邊也會給自己提升待遇的,只是挖墻腳這件事催化了提升待遇這件事提前發生而已。
東野司想通了這里面的原因,也就沒有繼續往這方面去思考了。
畢竟對于他來講,還有另一件事是十分重要的。
東野司的目光嘗試凝聚。
隨后在他視界之中逐漸出現了淡藍色的系統頁面。
拋開姓名,身體素質,身體狀態以及天賦這些不看,東野司的目光很快來到‘剩余知名點數’這一行來了。
在‘剩余知名點數’這一行的末尾,東野司看見了一筆真正意義上的‘巨款’。
剩余知名點數:1023561點。
看著這一百多萬知名點數,東野司吐了口氣。
這一百萬多知名點數,是東野司這五個多月的努力成果。
不得不說,知名點數確實很難積攢。
那怕東野司設計出了熊本熊,《午夜兇鈴》完美收官,《孤獨的美食家》火熱連載...這些也就只給東野司帶來了一百多萬的知名點數。
而自從上次強化‘畫味識形’后,東野司就再沒有打開過系統頁面,因此也一直沒怎么關注系統的具體情況。
系統就像是被他打入冷宮里面
畢竟下一個繪畫技能強化所需要的點數是——
東野司的目光繼續往下面走,視線來到繪畫技能這一欄上面。
繪畫技能1:移情別意(欣賞者能從你飽滿情緒的筆觸中感受到畫中人物的喜怒哀樂)
繪畫技能2:畫味識形(欣賞者能透過你的作品聞到、品嘗到作品世界中的氣味、味道)。
下一繪畫技能:繪影繪色(欣賞者能透過你的作品身臨其境,感受作品世界。)所需知名點數1000000點。
是的,繪影繪色的知名點數需要一百萬巨款來強化。
“身臨其境...”
看著這一備注,東野司眉毛挑動。
這個成語的意思他倒是挺清楚的。
不過...只是一張畫紙,難不成真能讓人進入到畫中的世界?
而且照這個進度下去,自己以后豈不是畫個東西都能像神筆馬良那樣,從畫紙里飛出來?
“怎么可能。”東野司把腦子里這些雜念全部丟出去,毫不猶豫便將一百萬知名點數投入到下一個繪畫技能之上。
知名點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傾瀉而空,東野司再度看過去的時候,剩余知名點數就只剩下兩萬的零頭了。
這玩意兒用的倒是很快。
東野司搖搖頭,接著再度看向技能欄。
在畫味識形、移情別意之下,又多了一條新的繪畫技能。
繪畫技能3:繪影繪色(欣賞者能透過你的作品身臨其境,感受作品世界。)
這樣也就差不多了...
東野司挺滿意地點頭,隨后瞥了眼第四個技能以及它的兌換條件。
下一繪畫技能:描音留聲(欣賞著能透過你的作品聽見來自作品世界的聲音)所需知名點數5000000點。
當東野司看見所需點數五百萬點的時候,他就已經忍不住搖頭了。
只是換上一個一百萬點的繪影繪色就花了他那么久的時間。
這個五百萬點真不知道要攢到猴年馬月。
而且現在最主要的是...
東野司看向繪影繪色這一能力,沉吟一聲。
身臨其境這個成語的意思并不難懂,東野司當然也知道這是什么意思...
只不過一張紙就想讓人有身臨其境的效果...
東野司也并沒有瞎想太久,他只是取了畫漫畫專用的G筆,又拉出一張原稿紙,開始在上面動工。
與其在那里考慮,倒不如實際動手更能了解。
他畫的正是《勝者即是正義》。
不過這一次,他并沒畫什么古美門研介顏藝一類的畫面。
這個畫面很正經,是黛真知子與古美門研介信念產生沖突時,古美門研介對她所說的話語。
黛真知子表情漲得通紅,面對古美門研介的論駁,她顯得軟弱無力。
但就算這樣,她還是不依不饒,一臉認真:“法律就是為了讓正直的人得到幸福而存在的!并不是那么不潔的東西!”
對此,古美門研介只是伸出一根手指,語氣輕佻,目光向上:
“還真是正直的論調,真知子小姐。但是——如果正直就能得到幸福,那也太輕松了。”
他語氣一頓,接著雙眼看向黛真知子:“一個人的幸福總是建立在另一個人的不幸之上。”
古美門研介走近黛真知子,看著她說不出話來的模樣,譏諷地嘲笑:“這世上不是踩在別人頭上就是被踩,而被踩的,永遠都是像你們這樣的白癡,這就是現實。”
女主角黛真知子面孔微變,她很想反駁,但卻完全說不出話來。
畫面到這里也就結束了。
如果按照東野司之前的繪畫技能,這里讀者就只能感受到古美門研介譏諷嘲笑的心情,以及黛真知子沉重卻又完全反駁不了的心情。
但是...
“居然能夠這樣么?”
東野司看著這張隨手畫出的畫面,神色之間有些不可思議。
在他的注視之下,整個畫面仿佛很有動感地在移動著。
就好像東野司真看見了古美門研介與黛真知子爭吵的畫面一樣。
不...甚至不止是這樣。
東野司恍惚地抬起頭。
就好像他就搬了一張板凳,坐在房間內,而古美門研介與黛真知子則在自己面前激烈地辯論一樣。
這種感覺不像是在觀看電影,而是在‘體驗’畫中的事物一樣。
“難不成...?”
想到這里,東野司又攥住G筆,扯出第二張稿紙,開始畫起來。
這次他沒有畫《勝者即是正義》。
畫面上就只是普通的游客正在坐過山車的場景。
但也就是這個場景...卻仿佛真讓東野司體驗到了實際上坐過山車的‘體驗’。
是的!自己仿佛真正經歷了畫上所發生的事情一樣。
“如果真是這樣...”東野司心頭一動,決定換一個方法來畫《勝者即是正義》。
他很快便動手畫好了第一話中坪倉被法庭審判的一幕。
被誣蔑有罪,低著頭,心若死灰,緊緊抿住嘴唇的坪倉,旁邊是為他辯護脫罪的古美門研介...
東野司這次再度看過去——
周圍的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這是...?”東野司看著手上冰冷的鐐銬,又轉而看向四周。
法庭。
他現在正處于法庭之中。
“請加油!坪倉先生!”旁邊傳來了微弱的加油聲。
東野司轉而看去。
正是漫畫中的黛真知子在為他加油鼓勁。
“果然是這樣。”
東野司恍惚回神,四周又變回了原本的模樣。
回想起剛才那種恐怖的代入感,東野司也是暗自點頭。
不得不說,這一百萬知名點數畫得完全不冤枉!
這種好似整個人都進入漫畫中的代入感,簡直就讓人欲罷不能。
特別是當你作為犯人的角度接受審判,而主角古美門研介則在為你拼死脫罪。那種迫切希望他打贏官司,自己得到脫罪的解脫心理感受...簡直就是一絕!
“這就是《勝者即是正義》的創作方式...”
東野司握緊了G筆。
是的,他終于知道怎么繼續折磨親愛的日本友人了。
從現在開始。
每一個看過《勝者即是正義》的讀者,都將成為東野司筆下的掛上了鐐銬的罪犯。
而古美門研介...則是他們脫罪的唯一方式。
這種稻草之上,命懸一線的感覺!再加上《勝者即是正義》中新潮的思想...被脫罪時的暢快感覺!簡直不要太好!
當然,考慮到《勝者即是正義》中有些劇情并沒有冤罪。
東野司也會將視點放在古美門研介或者黛真知子身上。
讓讀者們體驗一把當律師以及當美女的感覺。
代入角色之中!讓讀者跟著角色一起體驗各種事件。
這就是繪影繪色的用法!
而且有了繪影繪色,《孤獨的美食家》也能更加折磨日本友人們的胃袋了。
他們之前還只是能感受到味道,聞到氣味。
但現在他們卻能夠‘體驗’到井之頭五郎吃飯時的感受——這不就是更加折磨嗎?
要知道他們雖然能體驗到井之頭五郎吃飯時的感受,但他們本身還是什么都沒有吃到的,肚子還是空空的。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東野司心滿意足了。
這個新的繪畫技能確實是折磨人專用利器,東野司甚至都覺得這有些殘忍了。
不過殘忍一些也好。
畢竟有些讀者就是這樣的,表面上看起來很不耐煩,覺得《午夜兇鈴》實在太恐怖了。
但其實他們私底下,每一卷《午夜兇鈴》都不會漏下。
或許這就是許多人的本質吧,都有點小傲嬌。
“接下來就繼續工作吧。”東野司又抬起G筆,沾了沾墨水后,繼續埋頭畫著。
明天是周六,今天熬晚一些也沒問題。
今晚至少得摸出三張《勝者即是正義》的原稿出來。
......
而在東野司奮筆疾書的時候,另一邊——
“這個游戲玩膩了啊。”高橋由美放下手柄,側頭看向旁邊的藤原葵:“阿葵,你去取新的游戲卡帶好不好啊?我今天剛買的,放在客廳忘記拿上來了。”
“自己去拿。”藤原葵頭也不回,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下來。
高橋由美這貨其實就是自己的游戲人物死掉了,又沒多的命了,只能在旁邊看她玩游戲,所以才會說出這種話來的。
她之前就上了好幾次當,這次堅決不能再被這個蠢蛋騙了。
“哎——?”高橋由美拉長了聲音,剛想繼續對藤原葵說什么話,但很快就被另一邊的聲音打斷了。
“那個...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忙去拿。”
正靠在桌面的近衛涼花放下手中的漫畫,小心翼翼地舉起手。
此時的她剛洗完澡,蜷著可愛的腳趾,兩條大腿往前交疊在一起,頭發濕漉漉的,身上透著洗發露的香氣,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也被洗得更加干凈,透著深邃澄澈的色彩來。
“好啊好啊,涼花真好。”高橋由美抱著近衛涼花,腦袋貼著她的胸蹭。
這軟軟的,像是兩個水袋,真舒服啊...
“不、不用這樣啦,由美。”近衛涼花面色紅紅的。
“要的要的,表達一下感謝的情緒...哎?”高橋由美話說到一半就停下來了,她看見了近衛涼花放下的漫畫:“這不是上一期的《青葉》嗎?《孤獨的美食家》涼花你不是都看了好多遍了嗎?怎么還在看?”
是啊...
近衛涼花最近也喜歡上了看漫畫,而且特別喜歡看東野司《孤獨的美食家》。
不過...就算再喜歡看,這也太夸張了。
印象里面近衛涼花好像都買了四五本《青葉》了,而且都是同一期。
再加上近衛涼花翻漫畫的頻率...《孤獨的美食家》這一話至少被她翻了二三十遍。
“沒有啦...”被戳到柔軟地方的近衛涼花臉色更紅了,她把《青葉》往后面藏了藏,又解釋著:“其實還有其他好看的漫畫的...不止是他的...”
這個‘他的’,就算是高橋由美都知道是在說東野司。
于是高橋由美的表情一下子就變得微妙起來,她賊兮兮地抱緊了近衛涼花,嘿嘿地問她:“說起來涼花到底打算什么時候想對東野老師表白啊?再這樣下去指不定那天東野老師就被哪個偷腥的給摸走了。”
偷腥的,也就是偷腥貓的意思。日語里就是把有女朋友的男人釣走的意思。
“我也覺得,如果涼花你要下手就盡快下手比較好。”
聽了這個話題,藤原葵也放下了手柄,看向近衛涼花。
好看的男人靈魂不一定有趣,有趣的靈魂又不一定好看。
像東野司這樣好看又有趣的男人是真的少。
再加上本來近衛涼花就喜歡東野司,這是她們都看得出來的事情。
那當然得讓近衛涼花盡快出手。
近衛涼花本來還想反駁兩聲的,但聽見藤原葵都突然這么說了,也只能嘿嘿地干笑兩聲,然后摸了摸腦袋。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呀。..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從繪畫開始的東京生活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