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諸天十界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斬仙(三)

諸天十界 第一百九十二章 斬仙(三)

諸天十界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聽起來倒是很不錯。”
    “我知道普通的條件絕對打動不了你,邪帝即將蘇醒,在局面變得不可收拾之前,我需要和雷陽郡最強大的人聯手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你不惜冒著暴露的風險來這里和我見面,是吃定了我會答應你的條件?你認為我身為無恩門的現任門主,跟邪傀宗斗了一百多年,是一切邪惡的敵人,但眼看邪帝就要蘇醒了,你卻要我跟你合作?”
    惡仰天大笑起來:“陳劍仙,你可真是入戲太深了啊,連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了嘛?”
    “哦?我想要的是什么?”陳劍仙幽幽問道。
    “陳劍仙,你還在欺騙你自己么?其實說到底,你是一個比我還要純粹的征服者啊,你是為了達成目的可以不擇任何手段的梟雄,你是我見過的最接近‘無情’二字的人,對實力的渴望已經刻在了你的骨子里。你馴服了七劍,將內門長老大洗牌通通收入你的麾下,打得邪傀宗百年都抬不起頭,一百多年來你從未停止戰爭,就像一名征戰于權力場上的大將!這很好!我就需要和你這樣的人合作!只要能得到那種無雙絕倫的力量,付出什么代價都無足輕重!一百年了,這樣的機會現在就擺在你面前,我們可以一同踏上世界的巔峰!你怎么可能放棄?!我們這種人已經沒有回頭路了,難不成還能期盼天恩降臨?!怎么可能!”
    陳劍仙陷入了沉默,她沉默了很久很久,這位風華絕代的女子站在斬仙居之前,低著頭,看著山崖前猛烈的暴雨,一道雷電閃起照亮她身上熠熠生輝的碧雷金袍,就像一位孤單的皇在巡視他的領土。
    “是啊,你說的很對,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實力才是絕對的。”許久許久,這位女子緩緩抬起頭,輕輕一笑,“我們是該談談如何合作了。”
    ......
    ......
    孟長風散開了玄力,右手頹廢的垂落到膝蓋處,聽到這里他已經不想聽下去了,每一句話都仿佛一柄柄長劍刺入他的心間,可他卻連一句疼都說不出口。
    “孟長風!你千萬不要沖動!”司徒甹在玉石中低吼。
    孟長風握緊雙拳,看著眼前的銀絲暴雨,此刻的他已經成為了一柄絕世利劍,宛如一尊怒目金剛。
    “司徒甹,羅天,還有墨宗主,請原諒我不能按照計劃行事了。”孟長風低聲說著,然后摘下耳邊的玉石,一把將它扔到山崖下。
    佩劍長風緩緩從巖壁間滑出,被男人緊緊握在手里。
    從某種程度上講,孟長風與羅天很像,他們都是個異常敏感的人,尤其對這個世界的惡意尤其敏感,他們不會輕易真正相信什么人,這些人連一只手都能數完。而陳劍仙對孟長風來說就像是心臟般的人,最重要最不可或缺最值得依賴卻又默默無聞的人,他可以接受羅天司徒甹的欺騙,甚至就連陳笙的背叛都不是那么難以接受,但他獨獨接受不了陳劍仙的欺騙,這就好比父母師父的背叛,被自己的家庭所拋棄般不可忍受。
    可現實不容他接不接受,它就安靜的站在那里,完全不管你的不可置信和你的不甘憤怒。
    他之所以同意了墨允的計劃,不是因為他真的不相信陳劍仙,他只是想要確認門主就是那個門主,是這個世界上最值得他信任的人。
    可事實最終證明他還是錯了,那位亦師亦友般的陳劍仙,最后還是選擇了力量與權力,那個看起來柔軟羸弱的身體里藏著一個強大無比的靈魂,她是一個一心追尋極天之境的梟雄,為了達成目的不惜和惡鬼.交易,更是棄正道于不顧。
    孟長風,墨允,甚至就連血帝都只是她的棋子而已。
    許多年后,孟長風好像又變成了那個一無所有的少年,這個世界上沒有了可以聽他訴說的人沒有了可以幫助他的人,因為那個唯一的人背叛了他,什么責任什么正義都是謊言,都是為了達成目的的謊言而已……
    他覺得自己真的很累了,但現在還不是他休息的時候,如今的他是無恩門執法堂堂主,他必須履行這個責任,其中就包括了清理門戶。
    是的,現在的他絕無可能是陳劍仙的對手,甚至正面對峙之下,就連走入她周身十丈的機會都不可能存在。
    但是陳劍仙違背了宗門的道義,而惡是瀆天的領袖,都是必須要斬盡殺絕的人,而作為執法堂堂主,孟長風將義無反顧,九死而不悔。
    ......
    ......
    “他媽的!孟長風怎么會這么沖動!”
    “長軒,沒想到你跟我竟然都失算了。”
    司徒甹與墨允幾乎是異口同聲,司徒甹的意思表達的很簡單,可墨允的苦笑卻有些無奈之感,他的失算是沒想到陳劍仙竟然真的被惡給說動,孟長軒的失算是沒想到他的哥哥竟然會直接拎著劍就走上了斬仙居。
    而藏身在山道最前的羅天,則是擔心計劃會被孟長風給完全攪亂,他們還沒來得及有下一步動作,斬仙居的封鎖還沒有完全結束,惡還有時間可以從里面撤退。
    “該死!他不是之前還罵我是個沖動的幼稚鬼嘛?怎么現如今連我都比不上?!”司徒甹恨鐵不成鋼的怒罵。
    “羅天!快去阻止孟長風,我還需要一些時間來準備,絕不能讓那個老家伙逃走!”墨允急促的說。
    羅天立刻悚然,事到如今墨允已經沒必要繼續說謊,看起來他真的在準備一道殺招,可這到底能不能殺死那個怪物還要另說。
    司徒甹在齊腰深的積水中跋涉,向山道最頂走去,時間已經剩的不多了,他必須要趕過去馳援孟長風。
    “墨允!計劃更變!我現在上去協助羅天阻止孟長風,你想辦法準備擊殺!”司徒甹大聲喊叫。
    耳邊的玉石沒有絲毫聲音傳出,無論司徒甹如何呼喊,就是聽不到墨允的回答。
    那個男人有可能是停止了傳音或是扔掉了玉石,總之現在他已經與三人完全失去聯系了。
    “他媽的!我就知道無恩門和邪傀宗的那些王八蛋全都靠不住!”司徒甹煩躁地大吼。
    墨允選擇罷手,孟長風陷入了極度的憤怒,現在除了手中的劍沒有任何人可以相信,但他是司徒家的子嗣,必須執行自己心中的道,惡和陳劍仙都已經親口承認想要復活邪帝通往成圣之路,那他們就已經觸犯了司徒家的威嚴,必須要被完全抹殺,即便孤軍奮戰,也要流盡最后一滴血才能倒下!
    一道金光閃過,閣樓的大門碎裂成兩半跌入水中,司徒甹看清了來人不由得驚呼出聲:“羅天!你怎么來了?!”
    羅天沒有說話,而是筆直的沖向司徒甹身后,這時一道可怕的風從山腳下直沖而出,寒冷而又腥臭,仿佛置身于群蛇的巢穴。
    黑暗中,一雙血色的獸瞳緩緩睜開,正有一只不知名的東西在山腳的水流中注視著司徒甹,然后它張開巨嘴撲向了他,速度之快讓司徒甹甚至連它的身形都看不清晰。
    他下意識地拔劍橫斬,將長劍抵在那家伙的巨嘴之中。因為反應時間實在是太過短暫,所以司徒甹的利刃沒有直接斬斷那家伙的嘴,只是堪堪抵住了這次沖擊。
    那家伙的力量極大,把司徒甹直接猛推了出去,司徒甹瞬間彎曲腰身沒有摔倒,接下來正好有一只巨斧伸進了那家伙的嘴里,散發著金色玄力的巨斧照亮了荊棘般的長牙,顯得陰森而恐怖。
    那家伙的身體堅硬無比,可它們的口腔卻很脆弱,巨斧貫穿了它的上下顎瞬間摧毀了大腦。那雙畸變后的雙臂已經抓住了司徒甹的肩膀,卻再也沒有力氣撕開他的身體了。司徒甹一腳踹在那東西的臉上,把那座小山般的尸體猛踹進水里,隨后倒退身形握緊長劍。
    就在兩人的腳下傳出了陣陣陰惻惻的哭嚎和嘩啦啦的水聲,羅天迅速貼緊司徒甹的后背,以拳罡照亮水底,青灰色的背脊在水面起起伏伏,映出陣陣凄慘的光。
    他們被成群的血傀包圍了。那些人首蛇身的怪物在水中肆意游蕩,不知道有多少張已經撕裂的人臉在猙獰的扭曲著,長牙刺破嘴唇,這是它們想要大快朵頤的前兆。
    原來天劍山山腳之下的陣法缺口,竟然是惡事先就安排好的,司徒甹還在納悶為什么偏偏就在這里陣法漏了個窟窿,現在看來那個老怪物早就留好了后手。
    司徒甹握緊雪霽與羅天背靠背相貼,一身劍氣不加絲毫掩飾破體而出,短短兩息時間他就將自己調整到了巔峰狀態。
    通過之前在平陽城的戰斗他們多少掌握了一些血傀的弱點,這些沒有神志的兇獸并不難對付,只不過在現如今的環境里就很難說了。
    計劃進一步破碎,雖然它早就已經碎的不能再碎了,惡早就已經用血傀包圍住了天劍山,這場見面會顯然是場陰謀,就是不知道是誰在暗算誰。
    好在他們還算鎮靜,而且狀態一直維持在巔峰程度。
    “你不問問我為什么這么淡定?”司徒甹單手持劍掃視四周,一對劍目已經鎖定了前方的大量怪物。
    “你想到辦法對付它們了?”
    “怎么可能?是因為在雷陽郡這破地方發生了太多倒霉事,老子早他媽習慣了!”司徒甹破口大罵。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諸天十界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