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普天之下我主沉浮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手交錢 一手交田

普天之下我主沉浮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手交錢 一手交田

普天之下我主沉浮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不一會兒,幾個人就到了黃秉謙為他們安排的別院之內。這里果然環境幽雅,地方寬敞,不但是個居住的好地方,也適合議事和密談。
    黃秉謙請各位自行挑選了房間,又指著側房說,廚房就在那里,專門安排的廚子馬上就到,請問各位在口味上有什么偏好或者禁忌。
    公子搖一搖頭道:“飲食上面不用太鋪張,清淡一點,爽口一點就行。也不要弄些大魚大肉,那些我們在京城里吃得都膩了,盡量有些時令蔬菜就可以了。”
    黃秉謙連連點頭:“好的,公子爺,我這就囑咐廚子去安排。”
    說著轉身要走,公子將他一把攔住,道:“黃員外,這些事情你安排一個小廝去做就行了。你先到客廳里做一下,我們有話跟你談一談。”
    黃秉謙一驚,臉上頓時就現了汗,說話都有些口吃了:“公子,有,有什么吩咐嗎?”
    公子一笑道:“黃員外別緊張,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有些話要商議商議。”
    黃秉謙仍然不敢松懈,連聲道:“小的遵命,小的遵命。”
    他返身吩咐跟來的小廝,讓他去找廚子,按照公子的要求做準備材料。然后恭恭敬敬地跟在公子后面道:“公子,您先請,有什么吩咐您只管明言。”
    公子看了蔣南平和海風吹一眼,笑道:“二位都還不算太餓吧。要不咱們先到廳堂里,把買田分田的事情說一說。”
    蔣南平和海風吹齊聲道:“正要向公子討教。”
    幾個人一邊說著一邊走進廳堂,黃秉謙老老實實地跟在后面也走了進去。
    公子首先踏進屋子,老實不客氣地坐在首位上,海風吹和蔣南平在他兩旁分別坐下。黃秉謙不敢落座,只是站在廳堂的中間,垂首站著。
    公子看他站在中間,一副手足無措、誠惶誠恐的樣子,于是道:“黃員外,不須緊張,來,先在海縣令的身邊坐下,我有話要問。”
    黃秉謙畢恭畢敬地答應一聲,看了一眼海風吹那邊,不敢在他的旁邊落座,和他隔了一個座位,只是小心翼翼地用半個臀部輕輕貼著座椅的邊緣坐下。這樣的姿勢基本上相當于懸空坐著,就好像習武的練馬步一樣,還真得有一點真功夫。
    好在黃秉謙見的大官多了,這種功夫練得無比純熟,就算是坐上一兩個時辰也不在話下。
    公子等眾人都坐定了,向著黃秉謙說道:“黃員外,剛才蔣先生宣講的分田政策,不知你有何感想?”
    他這么單刀直入地問話,倒讓黃秉謙有些意外,好在他早有準備,垂著頭道:“回公子的話,既然這是朝廷的政策,小的自然是一百個贊成。”
    “好!”公子一拍扶手,又道,“既然黃員外贊成,那么你就給大家做個典范,從你家里的田產入手如何?”
    黃秉謙倒不像剛才那樣緊張了,不慌不忙地說道:“公子,朝廷的政策小人怎敢違拗。小的身為石羊鄉的大戶,買田一事自然義不容辭。不過小的家中的田產既多且雜,需要好好清理一番,才能知道確數。而且,還有幾家農戶的田產
    雖然在我的名下,卻是暫時記名,到時候還要歸還人家的,這個小的也要派人清查清楚。這一去一來,怕沒有半個多月的時間。當然,請公子放心,小的一定竭盡所能,盡快查清田產數目,支持朝廷的政策。”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黃秉謙用的是緩兵之計,拖字訣當頭,事情拖得越久,就有可能發生變化。
    公子聽他說完,沒有立即發表意見。沉默了一小會兒,他看了看海風吹,問:“海縣令,賬冊帶來了嗎?”
    海風吹點點頭,道:“就在我的身上。”
    “好,拿出來讀一讀。黃員外說他的田產數目龐雜,清理起來非常困難,我們正好給他施個援手。”
    只見海風吹從袖子里取出一本賬冊出來,翻了幾頁,念了出來:“黃秉謙,現有田產XXX畝,其中XX村有水田XXX畝、旱田XXX畝、山田XXX畝,共計XXXX畝...”
    他一項一項娓娓道來,條理清楚,分毫不差。他越說,黃秉謙的嘴張得越大。等到海風吹全部念完了,黃秉謙就像是下巴脫臼了一樣,張著嘴合不上了。
    公子看著黃秉謙道:“黃員外,海縣令這一串數字報的可有差錯?”
    黃秉謙這才從驚愕中恢復過來,勉強笑一笑道:“公子這些數字是從哪里取證來的?”
    公子道:“這你不須知道,你只說一說,這些數字里面可有差錯。”
    黃秉謙低著頭沉默了半晌,道:“沒有,并無一點差錯。”
    “那好。明日開始,濟陽縣衙會正式行文到石羊鄉,開始買田事宜。到時候就按照黃員外認可的這個數字,咱們一手交錢,一手交田,你看如何!”
    黃秉謙想要分辨什么,可是剛才已經把話都說滿了,現在哪能反悔,只好咬一咬牙,道:“公子,數目倒是分毫不差,只是這買田的價錢,不知道朝廷是怎么定下來的。”
    公子看了一眼蔣南平,問:“南平,如今濟陽市面上的田產價格你知道嗎?”
    蔣南平道:“豐年時是八兩銀子一畝,平年時降到六兩,至于歉收的年份,大約三兩銀子就可以買到一畝了。”
    公子又轉向海風吹,問:“海縣令,蔣先生說的可是事實?”
    海縣令向著蔣南平豎起大拇指道:“蔣先生,初來濟陽才幾天就把土地的行市摸得這么清楚,下官實在佩服的緊!”
    本來蔣南平是濟陽縣衙書吏房的書吏,應該是海風吹的下屬。可是如今他已經升遷至濟州協理,品秩在海風吹之上,所以海風吹對著他也得自稱“下官”了。
    蔣南平笑道:“海縣令無須夸我,其實我還得佩服海縣令治理有方呢。其他的縣城里豐年、平年和歉收年份地價相差大得離譜,有的豐年地價到了二十兩銀子一畝,歉收的年份又被刻意壓到一、二兩銀子一畝。市場被這些奸商和土豪劣紳弄得起伏不定,民心惶惶,市面動蕩,造成了很大的隱患。海縣令的治下卻是井井有條,地價的起伏不大,這樣民心自然也就穩定了。”
    海風吹笑著還想要客氣幾句,公子卻
    搖一搖手,制止了他們倆這些虛招子,對著黃秉謙道:“黃員外,朝廷收田,不能按照豐年或者災年的價格,既然有現成的平年的地價,咱們就按照平年的地價來算,六兩一畝,你看如何?”
    黃秉謙一聽暗暗叫苦,這些年他苦心經營,名下的田產已經有二千畝之巨,如果按照六兩一畝的價格,也不過一萬兩千兩銀子。
    這些田產要是不賣的話,每年的收益在二十萬之上,要真是賣了,那真是憑空掉下來的一場橫禍。他咧著嘴,哼哼著,想說什么,可是看看公子的臉色,再看一看海風吹鐵面包公一樣的面孔,又有些欲言又止。
    公子問:“怎么樣?黃員外,這個地價是否合理?”
    黃秉謙眼珠子急劇地轉了幾圈,大著膽子道:“朝廷的吩咐,小的怎么敢拒絕。只是這種平年的地價不過都是薄田的價格,小的田產多是良田,一年的租子就要數十萬之巨,要是全部按照這種薄田的價格來賣的話,小的不是要虧死嗎?”
    “是嗎?”這次公子的臉色突然變了,同時用眼角的余光斜睨了黃秉謙一眼,道,“不知道黃員外買這些田的時候花費了多少銀子?”
    “這,”黃秉謙又是轉了一轉眼珠,道,“別的不說,光是一山村上的山田就花了小的一萬兩雪花銀子。幾位官人要是不信,我這里有收據為證,上面寫得明明白白。”
    “好吧,”公子轉向海風吹,“海縣令,你是不是另有一本帳,也拿出來吧。”
    海風吹又從身邊的夾袋里取出一本帳冊來,翻過幾頁,念了起來:“黃秉謙共計占有一山村的山田五百七十二畝。其中買至楊方文家十六畝,買價一兩四錢每畝,買入時間,元慶六年九月初三日,交付中人五兩,實際交付十七兩四錢。”
    “嗯,這不對呀!”公子故意把聲音放的很大,“我記得元慶六年風調雨順,是個實打實的豐年,即便是山田,每畝也可以賣到六兩一畝,怎的這個楊方文就這樣賤賣了?”
    不等黃秉謙回話,海風吹就跟著說道:“楊方文是個落地的秀才,一心只知讀書,沒有生活技能,家里兩個老人老病侵巡,常年臥床不起。家里還有四個孩子,生活全靠老婆務農外加給旁人漿洗縫補度日。后來老婆常年勞累,得了肺癆一病不起,很快就死了。家里沒有了勞力無法生活,又急等著錢用,中人趁機壓價,最后只好賤賣了全部田產。”
    公子眉頭一皺,沉吟片刻,問道:“這個楊方文后來怎么樣了!”
    海風吹道:“楊方文雖然得了十七兩銀子,但是因為不善家務,很快就用光了所有的錢,全靠借貸度日。雖然他在來年的鄉試中舉,但是父母已經因為貧病交集而死,四個孩子沒人管教,走丟了一個,淹死了一個,還有一個得了重病沒錢請大夫,在他中舉的當天病死了。楊方文因為這個受了刺激,剛趕上放榜就瘋了,最后跑入深山再沒有下落。”
    海風吹說這些的時候,公子一直沒說話,只是那眼睛盯著黃秉謙。等到海風吹說完了,他向著黃秉謙問道:“黃善人,你有什么說的嗎?”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普天之下我主沉浮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