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止道為仙 > 第425章 獵戶和獵物

止道為仙 第425章 獵戶和獵物

止道為仙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龐梟自然猜到了。
而且正是因為猜到了,所以他整個人的臉色才會變得更豬肝一樣醬紫。
“他原來,一早就看穿了我的計劃。”
龐梟在冥殿多年,除了畏懼上面坐著的三位和那個幾乎不露面的殿主外,在冥殿可以說不懼怕任何人,哪怕是十八王。
然而今天,這一刻,他卻突然對眼前這個被他兒子欺壓多年的青年,產生了一絲畏懼。
原來,不管是讓冥子府邸爆炸也好,還是在羅松背后寫字也罷,這一切的一切,都不過是柳尋香為了引起整個冥殿和陽判的注意所用的手段罷了。
他的真正目的,其實是要借陽判的手,殺了龐氏父子!
化靈丹是龐梟給的,所以龐梟不可能不清楚化靈丹的作用。
他這么做,目的其實也是想借陽判的手除掉柳尋香,然后借機削弱陽判,最后取而代之,成為這落圣星冥殿分殿的下一任陽判!
只可惜,這一副好算盤,都毀在了柳尋香手中。
“我看的出鬼婆和陰陽判官都想坐殿主,那我怎么會猜不到,你龐梟想沒想過要做陰陽判官呢,這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只你可還滿意。”
柳尋香低著頭,心中冷笑。
他早就看出了龐梟的野心和想殺他的決心,就在他與龐梟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執法堂的地牢中。
所以當他看出龐梟想借刀殺人后,便也想了個同樣的法子還給他。
刀,還是陽判這把刀,只不過是持刀人和待宰的羔羊換了位置。
陽判的黑影幾乎將半個祠堂都遮住,顯然,這種被人暗算的事讓他憤怒的有些失去理智。
鬼婆渾濁的老眼中依舊和藹,笑瞇瞇的看著發怒的陽判,咳嗽兩聲,道:“陽判,這里是祠堂,你放心,要是你沒做過的事,那在場的長老們也都是會還你一個清白的。”
什么叫還我清白,我本來就是清白的!
陽判的黑影顫抖,被鬼婆這么一勸,火氣不僅沒消,反而更重了幾分。
他不僅是清白的,還是無辜的,只是鬼婆的這話,卻無形將陷害一事的原因歸結到他的身上,讓他反而被動。
陰判也適時宜的出聲道:“身正不怕影子斜,陽判,你太浮躁了。”
柳尋香再旁聽得這話,稍稍抬頭打量了下陽判倒映在墻上的黑影,只見那黑影歪歪扭扭,又急忙低下頭。
這一幕也不知是不是被陽判看到了,總之,他是咬牙切齒的吐出了幾個字。
“告訴我,是誰給的!”
蘊象境的威壓被他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在這一刻,除了場中僅有的鬼婆和陰判不受影響外,其余人,包括柳尋香,都被這氣勢壓的氣血翻涌,嘴角溢出血絲。
“這個瘋子!”柳尋香擦了擦嘴角的血,心中罵道。
陽判的脾氣其實算不得多暴躁,也不是那么易怒的人,只是今日這事情,實在是讓他有些克制不住。
堂堂陽判,差那么一點就被人當刀使了,自己還全然不知,最后竟然還是因為一個晚輩弟子當著整個冥殿的高層和外面數萬弟子的面才拆穿。
就算后面自己能自證清白,這判官的臉面,卻也是被丟盡了。
這讓他如何不震怒!
當然,他現在還不知道自己這一刻又成了他面前這個一巴掌就能拍成渣滓的,令他厭煩的如蚊子般的小東西手中的利刃。
否則說不得他今日就要當場喋血。
場中眾人從沒見過他震怒的樣子,此刻他這么一弄,雖然震傷了不少人,卻也無人敢說話,甚至一個個的還都自覺地將呼吸聲都盡量放小了不少。
其中最明顯的,就要屬龐梟了。
要是以前,他或許還有把握說自己做的天衣無縫,根本不會畏懼,可如今,在對上這個年紀比自己小了接近兩倍的青年時,他卻發現,自己早已失去了那種老謀深算的底氣。
他怕了。
柳尋香的手段,讓他怕了!
“陰靈明,我問你,是誰給羅松化靈丹的?”陽判的音量比剛才的要低了幾分,但這當中的冷意,卻是比剛才要濃了不少。
柳尋香目光晦澀,低著頭,緩緩說道:“一查便知。”
他當然知道是誰,只是他不想說,或者說,他不想這么快就讓龐氏父子喪命。
因為他要的,是慢慢的,一點一點的,讓這對父子在恐懼和煎熬中,死在陽判手中。
這,是他們龐氏父子多年來,欠陰靈明的。
那個真正的,沒有得到過冥子該有的待遇卻替冥殿背負了罪孽的,陰靈明。
“我既然借用了你的身份,自然是要還你些東西,這龐氏父子的命,就當做借用身份的報酬吧。”柳尋香心中暗道。
陽判深深的吐了口氣,問道:“丹房長老何在?”
那被點名的丹房長老面色一苦,帶著極度不情愿卻又不敢忤逆的神情恭身走了出來。
“冥殿丹藥盡出丹房,我要你半個時辰內,查出宗門上下,都有誰領過或者買過化靈丹。”
丹房長老欲哭無淚,化靈丹又不是什么珍貴丹藥,購買哪有要求,而且這化靈丹也未必是出自冥殿的,說不定是人弟子自己在外面買的也不一定啊。
只不過他的地位不如陽判,所以這些話他也就只能自己想想,手中還是老老實實拿出記錄簿開始翻找起來。
時間一點點流逝,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只不過祠堂外的弟子依舊各個精神爍爍的盯著面前的水幕。
其中還有不少帶著凳子,吃著瓜子。
“我的天,這也太膽大了,連判官都敢算計,誒,你們猜猜,會是誰啊?”
“我估計是十八王當中的吧。”
“那我賭陰判。”
“說到賭,不如咱們開個局如何,壓唄。”
祠堂外頓時一片火熱。
丹房長老翻一會玉簡,就拿袖子擦擦額頭的汗,這種被一群換胎境和蘊象境大能盯著處理公務的時間簡直難熬。
過了約莫兩炷香左右的時間,他終于將面前的六萬三千二百七十一塊玉簡全部查看完畢,陽判見他看完了,淡淡道:“查出來否?”
經過這么長時間,他的氣可算是消了一些。
當然,誰都不懷疑,一旦查出這個人,陽判還是會將他挫骨揚灰。
柳尋香則在丹房長老出來后,就默默站在一旁,似乎場中的事已經與他無關。
唯一要說煎熬的,就只有龐梟。
他此刻雙眼赤紅,整個人似乎已經瀕臨崩潰。
自己承認還是抱著最后那一絲微不可查的僥幸,期待能有奇跡出現的念頭在他腦海不斷掙扎斗爭。
這種折磨,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丹房長老臉上露出一絲尷尬,訕訕道:“回陽判,自丹房開爐截至目前,丹房總共煉制化靈丹七百萬枚,售出六萬三千一百一十二枚。
其中長老們分得一萬六千八百枚,十八王分得一萬九千四百三十七枚,二位判官分得一萬二千枚,各弟子外購的數量尚且不知.....”
陽判的黑影在聽的他報數,頓時一滯。
不是吃驚拿到丹藥的人數,而是在這兩炷香的時間里,丹房長老愣是連個屁都沒給自己查出來。
“噗嗤。”饒是一向冷漠,不茍言笑的陰判都沒忍住,發出一聲如銀鈴般脆耳的笑聲。
陽判整個人藏在黑影中,看不清面容,但想來這一刻也是面色鐵青,眼皮暴跳。
“廢物!”陽判再度怒吼道。
丹房長老訕訕,不敢言語。
鬼婆眼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幸災樂禍,問道:“靈明,那你這邊可有什么線索?”
柳尋香見又找自己,略一猶豫,上前翻手從儲物戒中拿出一碗粥,道:“藥在粥里。”
“......”
陽判的黑影暴動,似乎有些克制不住想要上前殺人。
“娘蛋,你有藥粥你不早拿出來!”
柳尋香也不在意,反正這陽判早就想弄死自己,得罪也早得罪干凈了,不差這么一次。
丹房長老苦笑兩聲,上前結過藥粥,陽判敢沖這冥子發脾氣,他一個蛻靈境的丹房長老可不敢。
不過他接過藥粥后,想了想,他還是說道:“回陽判,這藥粥在,的確可以查驗出丹藥的品質和煉制手法。
但這也僅僅是能確定這顆要加害冥子和您的丹藥是不是出自丹房之手,具體是誰的,卻是沒法查清。”
龐梟聞言,心中松了口氣。
其實就算是查,也查不到他頭上,因為,這顆丹藥的第一任主人,只是冥殿的一名普通內門弟子罷了。
陽判似乎也倦了,道:“查,哪怕只有蛛絲馬跡,也給我查。”
“是。”
柳尋香再次退到一邊,目光不著痕跡的掃了一眼龐梟。
龐梟應當是有自信這丹藥上查不出什么,整個人已經從最初的緊張害怕緩了過來,柳尋香在看他是,他也一直在盯著柳尋香。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但也僅僅是一接觸,就立刻挪開,并未仇視。
“龐梟,你可千萬不要沉不住氣,重禮還在后面呢。”
“陰靈明,這次老夫若是能逃出生天,定要將你成人彘!!!”
二人心中同時說道。
丹房長老用了些神通和法器,將粥中的丹藥也驗查完畢。
“稟鬼婆,二判官,這丹藥的確是出自丹房之手,只是究竟是誰的,老夫就真的不知了。”
陽判似乎也早就有了心里打算,嘆了口氣道:“退下吧。”
丹房長老如獲大赦,急忙回到席位。
場中寂靜,良久,陰判道:“那看樣子,這幕后之人,是查不出來了?”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止道為仙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