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從1983開始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小人物2

從1983開始 第七百九十七章 小人物2

從1983開始由言情小說網(m.7xxs.net)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張國師很喜歡渝城,加了不少私貨。
比如倆人搶劫完,棄車逃走,他用了一個橫版長鏡頭,像打街機游戲那種。讓倆人在高高低低,時而臺階,時而樓頂的地圖中奔逃。
有的是實景,有的是搭景,拍的時候是好幾段,完了拼在一起。
原版《無名之輩》,可能要突出多線敘事的特點,剪輯非常刻意。
這條線演一場,另條線演一場,短短時間來回穿插,看著亂。
這版沒有,倆人就是跑啊跑,姿勢滑稽,跟《熱血足球》里的小人似的,跑到一棟居民樓處。
此時才打出片名:《無名之輩》!
跟著畫面一轉,這條線沒了,葛尤那條線才出來。
“……”
楊樰一眨不眨的盯著銀幕,跟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剛剛演了十來分鐘,但這部戲的感覺已經突破了張藝某的所有過往印象,甚至突破了國產電影的印象!
她確定自己很喜歡,也確定周圍的同學很喜歡。
“你做啥子?”
“拔釘子。”
“你又做啥子?”
“上藥。”
“上你媽批啥子藥?”
“紅花油。”
“這個不痛。”
“哎~喲,痛點就痛點嘛,反正是消毒了。你,拿那個小瓶瓶里的粉兒粉兒撒上去……”
“哈哈哈!”
小桃紅的女癱子一出來,跟兩個悍匪形成了奇妙的化學反應。搞笑橋段層出不窮,全場歡樂。
而緊跟著,段龍刷的亮出一桿槍。
小桃紅那個眼神,先是驚疑,似乎在判斷是真是假,感覺不像是假槍,輕輕咽了下口水,變得害怕,同時又有些輕松。
因為她早就想解脫了。
正是基于這種心態,她開始不斷挑釁對方。
“你想試一哈是不是?”
“我賭你不敢開。”
“老子數三聲!”
“數三聲你不敢開槍,你就是個趴皮!”
“三……二……一!”
“瘋婆娘,瘋婆娘,走走走……”
哇!
底下全是專業的師生,毫不猶豫送出了自己的贊賞。
楊樰盯著那個女癱子,更是異常激動,這種角色是每個演員夢寐以求的!而且那個男角色也好。
同時,葛尤那條線也漸漸顯露。
他亮相的時候,挺多人沒認出來,汗漬漬的頭發,胡子拉碴,落拓潦倒,一嘴西南官話。
性情粗魯,厚臉皮,耍小聰明。
他以前是個合同警,醉駕出車禍,老婆死了,工作丟了。在工地當保安,挖出一把獵槍,本想交給派出所立功,結果被調包。
遂死皮賴臉的跟著調查。
“我曉得你是好心,我們已經亂七八糟了,你回去把工地看好。”
“我不走我不走。”
“你又做啥子?”
“我沒有吃早餐。”
“那你去吃啊。”
“你看你們那么多粉兒。”
“那都是吃剩的。”
“沒關系嘛,不要浪費。”
于是乎,在店門口,葛尤靠著警車,鼻子里插著紗布條,呼嚕呼嚕吃粉。
觀眾為他這種突破而驚喜,專家卻痛心疾首。
沒辦法,自從葛大爺拍賀歲片后,就面臨著一種矛盾:一邊是觀眾的無比喜愛,一邊是專家的恨鐵不成鋼。
多拍幾部《霸王別姬》《活著》不好么?可別再拍賀歲片了!
《無名之輩》雖不是賀歲片,可也是不著四六的喜劇片啊,墮落,墮落……
不錯,到目前為止,所有人都認為這是一部喜劇片。
許非沒刻意的做多線敘事,刪掉了房地產老板那條線,只作為一個背景交代,讓葛尤、小桃紅、段龍這三個人更為突出。
故事就在葛尤獨自查案,小桃紅調戲悍匪的逗樂中展開。
別開生面,臺詞給力,小高潮一個接一個,后世叫全無尿點。尤其搶了一堆假手機這個包袱抖開后:
“兩個憨批!”
“一步一個jo印兒,做大做強,做大做強!”
“男人要做大肆!”
“哈哈哈!”
女癱子肆無忌憚的嘲笑,觀眾也在大樂,跟著新聞節目也來補刀。
“一個拿刀,一個持槍,沖進了這家手機店,而旁邊就是銀行……更搞笑的事情在后頭,據營業員說,這倆人雄赳赳氣昂昂沖了進來,還裝模作樣的朝天花板開了一槍,結果搶了一堆不值錢的手機模型。”
“消息很快傳到了網上,搜狐網友評論說,這倆人智商加一塊,肯定是負數。
還有網友把他們評為了年度最蠢劫匪。更有熱心網友發現,他們跟一首火爆的Flash非常適合,堪稱現實中的真人版……”
魔性的音樂聲響起:
“我是隔壁的泰山,抓住愛情的藤蔓,聽我說嗷嗷……”
兩個戴著猩猩頭盔的劫匪,在手機店前載歌載舞,滑稽如小丑。
“哈哈哈哈!”
現場的只要上過網的人,都在爆笑。這年頭網絡資源少,共享基數非常恐怖,這歌早就火遍年輕人群體了。
有的甚至拍大腿:“絕了!絕了!你說這片的靈感,是不是根據flash來的?”
“有可能,有相似的地方。”
“張導心態很年輕啊,居然知道這個。”
“等這片正式上映,我一定再去看一次,得支持!”
就在一片歡樂聲中,眼鏡盯著電視,手緊緊攥著褲子,猛地拎起包。
大頭趕緊攔住。
倆人一聲不吭,一個推,一個闖,沒有任何語言,只有衣服和身體的碰撞。
鞋踩在地板上,那種令人牙疼的摩擦聲響。
“我*你媽啊!”
終于眼鏡倒在地上,頭盔滿是霧氣,里面的聲音在嘶吼:“老子要是犯法,你抓老子啊!你關老子,槍斃老子,老子認賬啊!”
“你為啥子要耍老子啊!”
“為啥子要耍老子啊!”
“……”
女癱子費勁的擰著脖子,以一種奇怪的視角看著他。
此時此刻,她竟是最理解眼鏡的。
觀眾也沒了笑聲,一下子從剛才的嘲笑中抽離出來,轉變的突然且猛烈。
從始至終,女癱子在較量中占據上風,此刻更達到了頂點,因為對方已經跌入谷底。按這種節奏,也能繼續往下走,可就像包袱抖開了一半,差點勁頭。
這段劇情,好就好在兩次反轉。
眼鏡躺在地上哭嚎,沒有任何尊嚴了。
大頭累的氣喘吁吁,不經意一抬眼,發現女人的輪椅下面在滴水。
女人也察覺到,神色開始驚慌:“走,走嘛,不是要走嘛?我不喊嘍……”
大頭愣了愣,翻箱倒柜找尿布。
“你要做啥子?”
“你做啥子?”
“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你不要看我!”
女人哭著喊叫,喝罵:“你不要動我,你動我試一哈,我不用啊,不用啊……”
她越哭越大聲,越罵越激烈。
其實她在乞求:“不要過來,別動我,我撕你媽!我撕你媽!別動我!”
“不用你管,滾,你滾啊!”
這一刻,女人也跌到了谷底。
有時候尊嚴很偉大,也很渺小。可能就是一件小事情,在當事人心里,卻是自己作為人的最后底線。
喜劇,終于露出了本來面目。
“……”
楊樰抹了下眼睛,忽然發現自己止不住的掉眼淚,不曉得為什么要哭,但就是想哭。
待一切平靜,女癱子啞著嗓子道:“你們幫我一哈嘛,我求你們老。”
“殺人,我們確實下不去手。”大頭道。
“你們就當做好事,可不可以嘛?”
“我幫你。”
眼鏡摘掉頭盔,第一次蹲下身,平等注視著對方:“死之前,你還想做點啥子?”
這個轉換也非常妙,她沒有說什么,而是傳來一聲直入心靈的:
“光……落在你臉上,可愛一如往常。”
畫面一轉,到了天臺。
兩個悍匪,一個架梯子,一個抱著女人,卻是要給她拍照。
沒有任何臺詞,像插入了一首MV,伴隨著孫艷姿獨特的腔調:“城市有點臟,路人行色匆忙,孤單、脆弱、不安,都是平常……”
女人在梯子上固定不了,眼鏡拿來繩子要把她綁上。
她一會滑下去,一會轉個圈,一會哭著,一會笑著,兩個悍匪手慌腳亂。
“你低頭不說一句,你朝著灰色走去……你開始無望等待……”
天是亮的,光是暖的。
喜劇揭開了外殼,前面的嘻嘻哈哈不過是揭開前的鋪墊。
只有此刻,行色匆匆的街上,誰也不會知道就在他們頭頂的天臺,三個卑微的無名之輩在成全著電影唯一的一點亮色。
“……”
楊樰的眼淚就沒停過,四周也是。
小桃紅、段龍等看著銀幕,第一次看成片,亦是唏噓不已。
這一段過后,故事線開始收攏,老馬查到了線索,警察相信了霞妹兒的假供詞,大雨中,眼鏡和大頭決裂。
屋子里是最后的溫暖。
“你叫胡廣生?”
“嗯。”
“我叫馬嘉琪……天要黑了,你把煤氣打開,就走嘛。”
“抱一哈!”
二人用一種別扭的姿勢擁抱。
眼鏡給蓋了條毯子,又蹲下來:“煤氣打開了,等你睡著我就走。”
他拿著個隨身聽,給她戴上耳機。
“好聽么?”
“好聽。”
于是她入夢。
最后的集合點在朝天門廣場。
大頭要去找霞妹兒,眼鏡要去找大頭,老馬要去找他們倆,波仔要去報仇,警察要去抓波仔,黑澀會要去宣傳地產老板欠錢,老板兒子要去報復……
“秋天的蟬在叫
我在亭子邊
剛剛下過雨
我難在么我喝不到酒……”
這首歌又出來了,陳野唱的,濃濃的鄉音鄉愁。
大家初聽奇怪,再聽,再看這電影,只覺那琵琶聲碎,吟唱哀愁,只覺“千里的煙霧波濤嘞,那黑巴巴嘞天好大哦……”
至此,片名點亮。
無名之輩。
一幫人聚集在一起,朝天門廣場燈火通明,煙花晚會。
原版的收尾詬病太多,有一條線的邏輯格外不通。
警察審問霞妹兒,認不認識劫匪。霞妹兒先抒發了一通那男人對自己的感情,然后謊稱是波仔——夢巴黎的一個小頭目。
關鍵是,倆人是同事,關系不好,波仔經常欺負霞妹兒,所以被大頭打了一頓。
只要稍微一問,就曉得她在撒謊,警察不調查,瞬間相信。最后集合人馬抓人,演著演著,作為矛盾沖突的波仔居然下線了,連結果都沒交代。
這就是,多線敘事最后失控的范例。
許非做了改動,警察去夢巴黎調查,認為霞妹兒說謊,又得知波仔欺負她而被人打過,覺得那個人可能有嫌疑。
遂將計就計,先引波仔出來。
黑澀會和老板兒子造成一片混亂后,警察維持秩序,受傷的眼鏡、大頭、老馬非常突然的坐在一輛救護車里。
原版老馬拿到了霞妹兒的手機,看微信和照片認識了大頭。
現在沒智能機怎么辦呢,看短信:“你不許剃眼鏡的雞冠頭,丑死了!我喜歡你的卷毛毛。”
“嗯嗯,我一輩子都是卷毛毛。”
咝!
老馬一瞧,雞冠頭,卷毛毛,碰到別人的概率不高吧!
“李大頭?”他試探道。
“你是哪個?”大頭一愣。
老馬刷的摸出一把裹著布的水槍,“老子警察!”
眼鏡刷的摸出一把真槍!
……
同時,警察抓到了波仔。
“搶劫?我哪個膽子敢去搶劫嘛,不要冤枉好人老!”
“好人?拿著刀砍人叫好人?你為啥子砍他?”
“他打我嘛,夢巴黎的一個小妹是他相好,為這個才打我嘛!”
“那人長啥樣子?”
“兩個,一個雞冠頭,一個卷毛毛,還搶了我頭盔。”
嗯?
警察回想剛才上救護車的家伙,急聲喊:“在那輛車上!”
而在車里,雙方緊張對峙。
救護車啟動,趁著眼鏡走神的一瞬間,老馬撲上去搶槍,二人撕成一團。大頭呆滯片刻,也上去幫忙。
三人翻滾扭打,正此時,就聽一聲“砰!”
煙花晚會,煙火如期盛放。
眼鏡卻誤以為槍聲,緊張之下,啪的勾動扳機。
砰!
車隊立即停止,警察迅速圍上,就見車門被撞開一般,老馬翻滾落地,腰間全是血。
“劫匪在里面!”
“注意有槍!”
“啪啪啪!”
砰砰砰!
此時煙花綻放,璀璨奪目,江水映照下,是一界無名之輩的墓志銘。
胡廣生死在了這里。
那屋子里,馬嘉琪醒來,發現胡廣生沒有開煤氣,而柜子上立著一幅笨拙可愛的圖畫。
兩個人手牽著手,飛過一座橋……
……
最最初的結局,所有人都死了。
但這么拍,哪怕許總也過不了審,因為太灰暗。所以老馬得活著,受傷沒死;眼鏡是罪犯,要么死,要么被抓。
許非選擇了讓他死。
而這種尺度,已經讓現場觀眾震驚。
自從長沙會議后,好幾年沒見過如此強烈情緒的作品,特別還是張國師拍的。
在座的都是業內人士,免不了猜想,既為可能到來的“審查松綁”興奮,也為這部作品喝彩。
“嘩嘩嘩!”
“嘩嘩嘩!”
燈光重新亮起,早已掌聲如潮。..

言情小說網(m.7xxs.net)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從1983開始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7xxs.net

尊龙d88平台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